TONYLEUNG.INFO
Discuss Tony Leung with fellow fans!
 
Welcome to the Discussion Board

 FAQFAQ   SearchSearch   MemberlistMemberlist    ProfileProfile    Log inLog in   RegisterRegister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Click here to go to Archival Tony Board (2003-2012)

Tony Songs (in Chinese)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www.tonyleung.info Forum Index -> Tony Leung Articles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Author Messag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286

PostPosted: Thu Feb 05, 2015 12:00 am    Post subject: Tony Songs (in Chinese) Reply with quote

《为情所困》的背后轶事
周奔驰与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转)

http://amanda1980526.blogcn.com/diary,1640163.shtml



   周奔驰轶事

  台湾一直不缺乏创作型的女歌手,他们都有迷人的诗人气质。比如昨天我听了一整晚的雷光夏,比如之前的那个号称从不是幽默女生的陈珊妮,以及那个一个人去旅行探索旅行意义的陈绮贞。他们都是安静的女子,有我喜欢的特质,他们做事不张扬也不急功近利,所有的一切更像是水到渠成让人默认为本该就如此。

  撇开这些我欣赏的女子,其实台湾也曾有才华横溢的制作人。比如那个在人们视野里消失许久的周治平。开始了解并欣赏周治平,已经是九十年代的事了,中学时代有一年的音乐课上的是通俗音乐,我们的音乐老师组建过乐队,是个怀才不遇的小男人,我们从他口中得知原来这个世界有人因为写了几首歌,最后开上了奔驰车。那个男人就是周治平,他还有一个很响亮的绰号,叫周奔驰。

  周奔驰这一外号缘于他为梁朝伟作的一张专辑《为情所困》。当时,专辑已基本完成,十首歌也都有了,但周治平灵感突现,写了一首《为情所困》,大家都觉得这首牛歌一定要收录,而且必须成主打,那就意味着必须要在原来的专辑中去掉一首歌,最后一首并不被大家看好的歌就这样毙了。后来《为情所困》大卖,据说当年周治平收钱收到手软,版税的收入足以买上一辆奔驰。于是周奔驰这一外号就被人传开了。

  其实周治平卖歌一直卖到歌坛出了个郑中基,当时周已经用了另一个笔名,那很多文人一样,他们会用自己父母的名字也作自己的笔名,周也不例外,他用了他母亲的名字:史次年。这个名字我们可以在郑中基早期的唱片中找到。因为郑的张张唱片都大卖,99年,周治平归隐,把更多的生命投入到生活中。

  那么,那首被《为情所困》淘汰下来的歌,后来卖给了一位新人,未红,迅速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直到8年后,被一个老男人无意中听到,他有着方便面一样的头发,做着一个年轻时就心怀的歌星梦。老男人决定翻唱那首歌。没想到这一次,那首歌终于还原了它本来的命运,那就是大红大紫,大街小巷地传唱,KTV的点唱冠军。

  这首歌,就是《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而那个老男人,就是迪克牛仔。

---------------------------------------------------------------------

何厚华出新书接受TOM采访:

  何厚华:大家好。

  主持人姜晖:第一次到TOM来,第一次发的书加CD?

  何厚华:不是第一次发。

  主持人姜晖:今天心情肯定不一样。

  何厚华:我今天整个一下午下来,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一个旁观者,看好多事情,包括很多嘉宾给我线上祝福,还有很多朋友到现场来,我今天突然变得非常冷静,不知道为什么。(笑)

  主持人姜晖:曾经写过那么多脍炙人口的歌曲,那个时候还会冷静吗?

  何厚华:写歌是很奇怪的事情,因为我是填词,很多曲子填的时候都不知道这首歌未来会怎么样。

  主持人姜晖:不可控的。

  何厚华:对。我是用填的,会一边唱,其实很多歌曲我是第一个唱的。

  主持人姜晖: 给大家填词,比如说《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何厚华:这首歌先有词的。

  主持人姜晖:本来想写给梁朝伟(最新动态、个人档案)的。结果影帝没有唱成。



  何厚华:我做他的专辑《一天一点爱恋》,没有想到会红,因为梁朝伟那个年代事业其实已经走下坡,包括刘嘉玲(最新动态、个人档案)我也一些案子要做,那个时候他们两个比较低调,然后梁朝伟过来唱歌。他要出专辑的时候,也没有敢抱太大期待,我做策划,这张专辑出来的时候每想到这么火,尤其是香港,当年是四大天王,可是那一年梁朝伟的专辑算是卖得最好的。

  主持人姜晖:太巧了,我昨天还看到一张照片四大天王和梁朝伟的合影。

  何厚华:因为那个时候他专辑火了,刚好王菲(最新动态、个人档案、FLASHMV专辑)办了一场个人演唱会,梁朝伟是嘉宾。觉得他们俩形象挺合的。那天晚上唱了《一天一点爱恋》那张专辑。

  主持人姜晖:除了这个之外,当时还写了一首歌。

  何厚华:对,《只怪当时》。他跟我说人一辈子可以红一次,因为梁朝伟最早红的时候是《鹿鼎记》《新扎师兄》的时候,他说人红一次已经是很大的福气了。当初红的时候年轻轻,特别骄傲,不懂得珍惜身边很多人。结果这一次因为唱歌再红了一次,觉得特别能够珍惜,所以在那个演唱会之后,我就想了《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很多人之前有过的,知道会不会以后再来一次。所以名字从这儿来的。

  主持人姜晖:是梁朝伟给你叙述他的过去的时候,受到的启发,打算把这首歌给他的。

  何厚华:那个时候梁朝伟刚好准备第二首歌。通常我们先有曲,这个曲很好听了,填词基本上很容易成立。所以这首歌可能一直没有找到很好的曲出来,所以这首歌没有收在梁朝伟的专辑,没有给他唱。

  主持人姜晖:只能给另外一个歌手唱了,后来还被迪克牛仔翻唱红了。

  何厚华:歌也会有歌缘,可是这首歌就是打不死,就像这首歌后来迪克牛仔一唱就火了。我通常是因为我是策划专辑,会因为策划专辑的时候,给这个歌手或者给艺人什么样的东西,才会量身定做。那个时候汪涵这首歌《花花公子》先有这样的东西出来,才写曲。

  主持人姜晖:不管今天出书也好,出CD也好,给予您支持,给予你帮助,给予您祝福的艺人特别多,因为你曾经帮助了很多艺人,比如这本书当中推荐的有李纹,还有快男王栎鑫,还有巫启贤,还有超女厉娜,张含韵,还有最近刚刚发片势头很猛的黄晓明(最新动态、个人档案),还有庞龙联手推荐,这本书当中还附赠一张CD,这本书的同名CD,原声带。书也有原声带,这是您的首次发明。跟我们今天TOM出招,给我们出了一招。我们出招是在什么情况下会掏钱买一张正版唱片,买书的时候,顺道买了一张唱片。

  何厚华:而且这个绝对正版,不可能有盗版。其实这张CD里面有很多东西,原声CD必须跟当初的环境和事件的结合,我有一段时间是生病了,是不接朋友电话的,是朋友在答录机里面的一些留言,后来身体好了以后,做了一些广播演讲的片断,在CD里面都可以听到这些声音。除此之外,好朋友在我生病的时候送我的一些音乐给我。最主要两首歌,一首歌是潘美辰《最冷的夏天》,我生病的那一年是夏天,对我来说是生命中最冷的夏天,所以就收在原声带里面。我今天发布会过来一个嘉宾,周治平,很多人说我这本书到底是生病的时候写了,还是杜撰什么的,我其实是一边生病一边写的,只是有很多朋友关心我,为了让他们放心,把每隔几天的心情写成日记,放在网络上面。然后一天一天下来,不知道中间发生这么多事情,包括我跟姐姐两个人的感情,已经是两年不见面不说话了,因为生了这场病之后,我们亲情重新找回来了,中间有一些朋友的关系,包括后期治疗的时候,肝昏迷,有十几天在医院是不省人事的。所以写的过程中不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我写这本书之前听了周治平的演唱会,我和一个女生一起听的,这个女生在美国积压了很多心病,听到《风筝》这首歌之后就哭得稀里哗啦,这本书写完之后,整个治疗结束之后,刚好遇到周治平,那时候他准备到北京来,他跟我说,我在北京等你,我们一起开创局面,等于这本书里面的主題曲,就收录在CD里面。

  主持人姜晖:除了周治平以外,还有潘美辰,还有孙耀威。

  何厚华:是他打电话到我家,答录机里面的声音。

  主持人姜晖:我想今天现场去了不少艺人。也有VCR送祝福的。

  何厚华:今天到现场的就是翁虹,我们就是中港台,内地就是ico乐队,就是因为写了新上海滩片尾曲,因为这首歌出道的,他们就到现场来祝福,另外就是周治平,再就是翁虹。

  主持人姜晖:很多制作人会将经典歌曲,自己写词的或者作曲的收回来重新唱一遍,您有这样的想法吗?

  何厚华:我在台湾二十几的岁时候,从来没想过这些事情,以前在这个环境里面,包括台湾有很多偶像包装的艺人,我们总觉得不到那个程度,我们乖乖做幕后。可是到北京来,突然觉得北京是一个很棒的地方,是一个很有梦想的地方,我觉得是这样子。这边有很多事情你可以试着去做的。我认识很多内地朋友,或者和我合作的音乐人,有的想拍电影,真的就照这个方向去做。我老实想过,现在的音乐状态跟以前也不一样,以前的做法要出专辑,要包装,拍MV,可是现在比较有趣的,其实不一定要出专辑,可以把一些歌拿来做单曲,或者宣传,随着书送出去,其实出版社当初这张CD希望我自己可以重唱《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我第一个反映是不可能,我这辈子不可能是唱歌的人,可是现在慢慢有一个计划,其实很多以后的事情你是不知道的。可能有一天会把一些歌拿出来唱。甚至非常好笑,搞不好五十那一年,做一张专辑给自己人生当一个很大的纪念。

  主持人姜晖:您刚刚从台湾过来,其实目前两岸三地音乐融合速度非常快,目前台湾乐坛状况怎么样?

  何厚华:其实我老实讲,台湾目前状况因为市场的关系,还有因为音乐的转型,以前90年代做专辑动不动可以卖到十几二十万,百万都有。可是现在在台湾,可能一张专辑两三千,卖了一万,觉得该开庆功宴了,这当然不全是盗版的问题,还有整个音乐形态的转型,包括新一代年轻人,对版权重视程度不一样,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于网络。网络太容易得到你要的东西,所以在台湾音乐人非常辛苦。台湾有两个极端的事情,因为台湾比较小,所以做宣传是非常容易的,可是台湾很多媒体是要花钱的,播MV,做什么广告都是用秒来计算的。台湾出专辑成本是非常高的,所以花的成本达不到预期的话,赔本率是非常高的。而且每次看那一群做音乐,唱片公司上班的朋友,觉得他们气色很差,精神压力太大了。我老实说,我这辈子有一个很大的福气,因为我喜欢音乐,我做了这个行业,所以从年轻到现在,很多人说常常要加班,我都不觉得很苦,因为我做的是我喜欢的东西,可是现在发现很多在台湾做音乐的人,他们一点不开心,不快乐。

  主持人姜晖:努力和付出得不到正比。

  何厚华:现在到北京,我觉得北京更辛苦,因为中国太大了。可是你要怎么去想,我常常跟我朋友开玩笑,有时候不要这么贪心,好像要做到全国都红,要是在一个省,一个地方做得非常好就可以了。要分市场,不要做一些音乐一定要传遍大街小巷,那个跟运气有很大关系。我们只要做到音乐是抓取到喜欢这个音乐阶层的人就可以了。

  主持人姜晖:现在整个大环境,唱片市场不太好,尤其内地这边,流行音乐正在这样一个逆势方向去发展。

  何厚华:台湾一般艺人如果想出唱片,一定都是唱片公司很严格挑选以后,请你进来。可能进来选择,或观察一段时间之后,还不见得会发唱片。可是内地有好多人,他们有很多管道可以出唱片。他们如果想,他们努力,甚至找到愿意出资的投资方,其实还蛮容易达到自己的梦想。而且各种音乐都成立,台湾现在做得很辛苦,可是台湾现在有一个好的现象,因为以前都是大牌,商业艺人当道,所谓创作的艺人,或者比较地下的乐队,他们没有办法探出头来。台湾整个音乐销量都在降低了,这些歌迷还是维持一定程度的时候,很容易把流行音乐的艺人,变成同一个等级了。最近有一个苏打绿的,就是地下乐队,支持他们的人很多,可是因为整个台湾市场是很低迷的,他反而很容易突显。现在可以看到台湾整个流行音乐里面,有很多格式音乐都可能存在。

  主持人姜晖:反而在乱世当中,低迷的时候才会出一些有潜质的音乐。

  何厚华:对,这个环境反而对他们来说是很公平的,可以跟这些商业的艺人做很好的竞争。

  主持人姜晖:整个乐团的导向就发生变化了。

  何厚华:可是相对比较不好的一件事情,这个是人性了,我们以前写歌,包括版税,各方面,通常因为卖得好,回报率就高,现在慢慢整个市场箫条以后,现在整个好的作品不像以前这么多。甚至有些人已经改行了,不想做音乐了。

  主持人姜晖: 跟梁朝伟(最新动态、个人档案)写《一天一点爱恋》的时候是在什么时候?

  何厚华:十几年前,是台湾整个流行音乐最好的时候。

  主持人姜晖:当时分的是版税吗?

  何厚华:那不是我写的。

  主持人姜晖:那张专辑您不是策划吗?

  何厚华:台湾每卖出一张专辑都会分版税。

  主持人姜晖:您拿的是版税吗?

  何厚华:对,第二个台湾卡拉OK是可以收钱的,如果有人翻唱这首歌也可以收他一笔钱。另外有一部分是公共的版税,必须台湾卡拉OK被点中了,电视台被播出的话,都可以收版税的。

  主持人姜晖:这张专辑出了以后,大概过了半年,一年,也有可能收到给你寄的寄款单。

  何厚华:对,我们台湾也有版权经纪公司,每半年结一次版税给我。

  主持人姜晖:后来虽然世道不好,但是您的名气已经出来了?

  何厚华:我开一个玩笑,我叫何厚华,很多人以为我是澳门那个何厚铧,他的铧多了一个金部,我开玩笑说,因为我没有钱。版税上我一直没有享受到抽了的版税。而且我出了很多翻译歌,翻译作品版税是属于原创的。我们拿不到版税,只能拿到第一笔钱。

  主持人姜晖:可是词是你重新创作的。

  何厚华:这个就是一个规定。我在台湾写了一首歌,非常火《容易受伤的女人》,可是那首歌我完全没有收到版税,只是第一笔酬劳,然后等到你的版税超过第一笔酬劳,会一直寄给你,最后有一个朋友,现在在北京,当初写的歌叫《吻别》我听说他那首歌收入将近一千万台币。他写曲,词跟曲是一样,是分开的。

  主持人姜晖:当年《吻别》在台湾的成绩,我记得是台湾历史上最好的成绩,三个月卖了80张,唱片公司收入上亿了。

  何厚华:只要翻唱一次就可以收一次的钱,比如张学友(最新动态、个人档案、FLASHMV专辑)有一次开演唱会,收录了这首歌,也可以收一次版税。可是台湾现在不景气了,收的实在太少了,如果当初卖一百万张,现在买一万张,他的版税是现在的一百倍,是非常可怕的。

  主持人姜晖: 我们说台湾乐坛的发展,有时候不仅仅是华语乐坛,其实整个大行业的环境都不好,您帮着做策划的梁朝伟(最新动态、个人档案)的发的国语专辑。

  何厚华:其实梁朝伟本来不打算要唱歌,那时候在台湾有一家唱片公司老板,是影视界里面的大亨,因为他的老婆是台湾早期偶像歌手,那时候想弄一家唱片公司,然后我们那家唱片公司完全没有艺人,因为他有投资艺人,是梁朝伟,所以我就去香港帮梁朝伟试音。先试音之后,我们才决定签约,那个时候就是孙耀威,只是一个学生,我去香港也帮他试音。一开始找了一些艺人进来,包括那个时候因为我从另外一家公司过来,潘美辰也过来这家公司,莫少聪,李克勤什么的,这家公司就是从没有做到有,后来这个老板还做到陶喆。事实上做梁朝伟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怎么样。因为有人跟我说梁朝伟唱歌不好听,以声线来听不好听,可是梁朝伟唱歌是有感觉的,就像他演戏一样。

  主持人姜晖:眼睛电人。(笑)

  何厚华:对,那几年在台湾怎么做唱片,怎么火。

  主持人姜晖:您刚刚说的艺人有香港,台湾的,比如《容易受伤的女人》就是王菲(最新动态、个人档案、FLASHMV专辑)翻译唱了红的,在台湾流行的一定要翻译成粤语,广东话一定要翻译成普通话,再重新流行。

  何厚华:香港艺人很会翻一些台湾原创歌曲过去,可是不见得是自己原创,只要听到一些好听的歌都会翻译。像台湾翻译的很多陈小霞的歌曲,《多少爱可以重来》王菲也翻成《爱与痛的边缘》,通常因为这个艺人来台湾发唱片了。专辑里面会摆几首他本来唱的广东话,重新填上国语一次。

  主持人姜晖:那时候有没有给香港歌手曲子,主要都是在词,所以只能写普通话的词。广东话可能不太懂。

  何厚华:不太懂,那时候老觉得广东词写得挺奇怪的。因为广东话其实还是比较偏方言的,很多用语是很生活的,看起来有些文字不是非常文雅。我那时候会这么觉得,当然这几年不会。可是那几年我看了很多广东词,我都觉得蛮奇怪的。

  主持人姜晖:所以那个时候香港和台湾乐坛真的联系特别紧,包括两地颁奖礼。90年代初乐坛刚刚开始起步。

  何厚华:对,包括潘美辰,在那个年代特别受欢迎,可是可以听到台湾或者香港的歌手的歌,比如《我想有个家》。

  主持人姜晖:潘美辰去年来我们网站聊的时候,就说那个时候三天一场演出,就可以忙到那个程度。

  何厚华:对。

  主持人姜晖:香港可能会更加素食主义,更快餐,只要好,马上拿过来。

  何厚华:而且香港很重视颁奖典礼。台湾就是一张专辑一张专辑来。

  主持人姜晖:这么说我就理解刘德华(最新动态、个人档案、FLASHMV专辑),为什么一直是颁奖礼常胜冠军。那个时候香港乐坛更加商业了,相比台湾而言。

  何厚华:台湾原创一直比香港原创来得精彩一些。

  主持人姜晖:您觉得现在我们聊到香港乐团,台湾乐团,内地乐团,大家面对的共同的环境是不景气,那么到底华语乐团的未来在哪?

  何厚华:在台湾有几次因为盗版的打击下去了,后来又起来了,又下去了,这些年来,我的人生还算有一些小小的贡献,因为我写了一些歌,曾经陪伴过那个年代的一些人,听到这首歌会想起那个年代正在做什么。包括我现在在一个网站公司上班,现在做的是合法下载的网站,我觉得未来乐坛发展可能是好的,可是要等这一拨消费习惯过去了。比如现在很多人从网络上面拿歌,可能是不用付钱的,我们现在做的是要付钱的工作,可是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我们要付钱可是可以给消费者更多的东西,让你觉得从这边拿到的歌是更值钱的,一次两次以后,让消费者培养成付费的习惯。我身边太多喜欢音乐的朋友还是在做音乐,会改成一个习惯,有可能会变成CD都不出了。等一个程度以后,我们也可以出一个CD就是纪念版,收藏版的东西,很喜欢的人就去买。也可以说一个小U盘,买了这个东西,里面就是有这个艺人的歌曲,我们也可以做数位的发行,不是做传统CD的发行。包括接下来几天就是08年了,08年奥运对中国来讲会有一个冲击出现,包括正版的使用,包括整个国际世界观进来之后,慢慢走正版这个行业大有可为的。其实台湾也有几个音乐网站是付费的。台湾一些消费者现在已经养成付费习惯了,毕竟台湾人口是比较少的。如果听一首歌愿意付出一块钱,两块钱,都无所谓,可是这个人口很多,对整个音乐来讲就是很大的动力。

  主持人姜晖:您的意思就是说传统音乐和数字音乐肯定是共生的局面。当你特别喜欢这个歌曲,或者歌手的时候,会买一张限量版的唱片。搞不好限量,限不住了。发现一曝光,十分钟之后就扫光了。

  何厚华:这个都有可能。甚至有时候因为这个歌很火之后,限量版唱片里面有一些特殊的东西在里面,不管是赠品,或者多给你一个翻唱的东西,都是可以玩的。

  主持人姜晖:今天这个TOM出招什么情况下会掏钱买唱片,这已经形成第二次消费了,第一次买正版音乐,听完以后再次消费。

  何厚华:我们在台湾用在歌曲,专辑的时候会收一笔版税,用在卡拉OK上也会收一笔版税。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姜晖:现在卡拉OK这个模式还在摸索的阶段,还不是特别自律的。

  何厚华:我前段时间听朋友开玩笑说,等卡拉OK开始的时候,你就可以回家休息了。单曲我拿的第一笔钱,现在在内地卡拉OK,我们在台湾分两种,把伴唱带送到卡拉OK,可以收到第一笔钱,另外就是点播的钱,每点一次是有点播的钱。现在内地开始收卡拉OK,就属于点播的钱。可是现在现在唱片公司把歌放到卡拉OK的时候,没有收钱,因为大家为了做宣传,为了让你的歌必须让别人唱到。所以这边卡拉OK还没有付钱给他。如果唱片公司团结起来,以后的歌不给卡拉OK,不给你的话,卡拉OK就生存不下去了,会不会试着付一笔钱给唱片公司呢。我觉得唱片公司团结起来是可以做到的。

  主持人姜晖:这些唱片公司大佬们就得坐在一起。(笑)

  何厚华:对,因为国内唱片公司真是太多了。我们在台湾常常几家唱片公司会协调做一件事,台湾在电视上播的MV是要收钱的。后来电视台把价钱定到越来越高,唱片公司觉得没有办法生存下去了。后来我们联合抵制,好,我们现在都不给钱,没有歌看怎么办,联合抵制,有一些公司就偷偷自己授权出去了,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主持人姜晖:所以眼光要放长远,有得团结精神,合作精神。

  何厚华:可是很多事情,包括卡拉OK店,他们拿版权的时候,应该本着版权的良心,应该付一些钱出去的。

To be continued...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286

PostPosted: Thu Feb 05, 2015 12:04 a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主持人姜晖:销量还未提高,大家人须努力。

  何厚华:我讲一个笑话,就是今天开发布会,现在唱片公司跟我讲,何老师其实你出书的成本,绝对没有出唱片这么高,如果你书卖不错,可是你的收入比我们唱片收入还要高,现在唱片盗版太多,可是书也有,但是不见得有这么多。在相对投资下面来讲,一本书火了的话,其实利润比唱片公司高。

  主持人姜晖:很多学生既然经济条件不好,哪怕省几天生活费也要买二、三十块钱的好书。这样就可以把销量推上去了。今天传统音乐和数字音乐话题互动马上要结束了,最后问候一下就结束。

  何厚华:这本书其实是我生病的时候写的。像你看我感觉这么好,我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走不下去的,只要坚持未来都是非常好的,如果想多跟我交流,我也很希望很多人可以跟我联系,比如我们可以做一些演讲,或者做一些访谈。1月19号会在西单图书大厦有签售会。大概是下午的时间,希望大家可以跟我交流。

  主持人姜晖:这本书应该可以网购了。

  何厚华:其实现在市场上还没有,过一段时间就有了。

  主持人姜晖:七个字,献给拥有与失去,一切尽在这本书中,更多的感触大家去看一下,我们今天的英雄会,再次感谢易茗造型为我们提供全程造型支持,再次谢谢大家!拜拜!

-------------------------------------------------------

何厚华:我做他的专辑《一天一点爱恋》,没有想到会红,因为梁朝伟那个年代事业其实已经走下坡,包括刘嘉玲(最新动态、个人档案)我也一些案子要做,那个时候他们两个比较低调,然后梁朝伟过来唱歌。他要出专辑的时候,也没有敢抱太大期待,我做策划,这张专辑出来的时候每想到这么火,尤其是香港,当年是四大天王,可是那一年梁朝伟的专辑算是卖得最好的。 老虎唱歌很好听的,我听过,我空间就有他的三首歌。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286

PostPosted: Thu Feb 05, 2015 12:09 a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专访周治平(上):我帮梁朝伟找到了自信
中国广播网  2014-10-27 13:50:27

http://news.xhby.net/system/2014/10/27/022333258.shtml



都市之声记者(左)采访台湾著名音乐制作人周治平

[提要] 身兼歌手和制作人的周治平  七八十年代是台湾的民歌时代,周治平就是搭着民歌风的顺风车走上了音乐道路。在周治平的制作人生涯中,他与张国荣、刘德华、梁朝伟等很多顶级红星合作过,甚至成为他们走进歌坛的伯乐或转型时期的恩师。

  尚为音视频播放器

  近日,一个由台湾著名制作人领衔、重点推广大陆流行歌手的公司草台回声在北京风声水起,挖掘出崔龙阳等一批本土的80后优质创作歌手。这位台湾著名制作人就是被誉为音乐诗人的周治平。这两年,他多次担任《快乐男声》、《非同凡响》、《中国好声音》的评委或导师,我们都市之声《经典时光机》的主创团队专访了善于用诗一样的语言吟唱爱情的周治平。

  周治平:我的最大的梦想,也是从小的梦想,就是我有一个音乐王国,我希望我这个梦想,能够在这边让我这个音乐王国可以逐渐的茁壮长大,让我们这些歌手都能够在荧幕前,在大众的眼光前面,发光、发亮。

  周治平特意为都市之声《经典时光机》独家清唱的《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这首歌是周治平最知名、传唱度最高的作品,很多70后和80后至今都能背出坐爱情的两岸,看青春的流逝等很多其中的唯美歌词。后来,他一手捧红梁朝伟的唱片工作室名字也叫风花雪月。可见这首歌对于周治平的人生意义。

  周治平:我自己唱的那版味道是足的,那自己对我自己那版很满意,然后那首歌,是我自己的人生和感悟。

  我帮梁朝伟找到了自信

  即便是在华语流行音乐最辉煌、全能音乐人层出不穷的90年代,周治平也算是一位能与李宗盛比肩的词曲唱兼制作人的多面手。他自己唱歌,专辑《青梅竹马》销量30多万张,成为台湾年度十大唱片;他教人唱歌,为刘德华、梁朝伟、张国荣等知名艺人担任制作人,特别是为梁朝伟监制的《一天一点爱恋》、《为情所困》让担心自己不会唱歌的伟仔找到了自信,在流行歌坛一炮而红。

  周治平:以前他对自己唱歌是没有信心的,在录制的过程中,我们逐步的建立了这份信心,这点也是很值得骄傲的。我帮他创作了两张专辑,这两张专辑都卖的很好,这也成为了他的代表作了,这些专辑不仅给我带来了很多荣耀,也给他带来了很多信心。

  这样一个音乐才子,谁能想到,他年轻时的梦想是当一个篮球国手,并非歌手。

  周治平:我从小就喜欢打篮球,打篮球这个兴趣我却一直保持着,我从小打篮球一直到现在几乎都没有停过。

  我从不考虑突破自我

  有人说周氏情歌已经被定型,期望周治平能突破或探索一种全新的音乐风格,但是周治平却有着自己不同的看法,这或许跟他热爱运动的随性天性紧密相关。

  周治平:其实我写歌比较随性,我没有那么高的野心,说一定要写过谁。我并不太考虑说我要怎么突破我的歌,我现在同样不会强求自己要写一个什么样的歌,或者现在是什么潮流我就要写什么歌,我写歌的惯例就是,我会去听很多东西,可能都在我的脑海里面,从我的脑海里面挑出东西去写,我不会去刻意的去探索一种新的东西或者旧的东西,而是什么东西跳到我的脑海里我就写什么。

  制作人是一个最烦人的工作

  目前,忙于推广新人的周治平总是往返于北京和台北之间,在挖掘自己内心的创作人和挖掘新人潜力的制作人之间,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二重身份的差别。

  周治平:当创作人是完全不用顾忌别人感受的,因为创作是一个很私密的东西,我今天就一个人、一盏灯、一支笔,写我自己的东西,不用讨好任何人,只要写好我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我很享受。制作人是一个最烦人的工作,因为它要讨好所有的人,它要讨好老板,讨好歌手,还要讨好听众,它就是一个工作。

  做音乐的人不会考虑唱片工业

  和20年前的辉煌年代相比,近年来的华语流行乐坛总体呈现滑坡态势,唱片工业陷入困境。面对这些问题,周治平却心态平静,他好音乐和好市场并不是一回事。

  周治平:其实我们说现在唱片圈都到谷底,其实讲的就是唱片公司走到谷底,因为音乐不会走到谷底的,因为音乐始终在。所谓唱片工业走入谷底,那个是对于那些靠唱片做生意的人来说,那像我们这种做音乐的人来讲,根本不会把这个放到我们的脑海里面,我们的目的就是把好音乐做出来。

  好的,经典遇亮点,都市有看点,专访周治平还有更多独家故事,请关注我和音乐青梅竹马还有下集奉献。本期《经典时光机》由李歆策划监制,怀强、倩倩采编制作。下周末正午12点,都市之声《经典时光机》再会。

  原标题:专访周治平(上):我帮梁朝伟找到了自信
  稿源:中国广播网
编辑:辛华

----------------------------------------------------------

专访周治平(下):谁影响了他,他影响了谁
2014-10-27 14:38: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http://www.chinadaily.com.cn/hqcj/xfly/2014-10-27/content_12601717.html



尚为音视频播放器

  近日,一个由台湾著名制作人领衔、重点推广流行歌手的公司草台回声在北京风声水起,挖掘出崔龙阳等一批本土的80后优质创作歌手。这位台湾著名制作人就是被誉为音乐诗人的周治平。昨天的《经典时光机》揭开了周氏情歌的面纱,分享了周治平心中的音乐艺术和音乐产业。今天我们继续了解周治平的音乐精神,看看什么人影响了他,他又影响了谁。

  周治平:校园民谣就是我的起步,校园民歌影响了我。校园民歌创作的内容,有自己的生活体验和哲理在里面的,它是很诚恳的一种创作。你是不是拿自身的体验,自身的感觉来创作歌曲,这个我觉着是校园民歌一个基本的精神。

身兼歌手和制作人的周治平

  七八十年代是台湾的民歌时代,周治平就是搭着民歌风的顺风车走上了音乐道路。回顾台湾流行音乐最辉煌的30年,周治平认为,能够成为阶段性标志的音乐人物必定是开创了一个音乐时代或改变一种音乐形态。

  周治平:我认为台湾音乐阶段性的人物有三个,第一个是刘家昌,第二个是罗大佑,第三个就是周杰伦。真正对我有影响的是罗大佑,在他之前,是一种创作,在他之后又是另一种创作。他把人生的哲理带到了歌曲之中,他把自己的思想带到了歌曲之中,他改变了整个音乐形态。

  很多人喜欢听周治平的歌,都是因为喜欢他充满人文色彩和婉约美感的歌词,这个特点让周治平在歌坛独树一帜。

  周治平:词有一个很吸引的笔法,有画面、有心境、有人生的体会在里面,当这三种都在里面时,人家看你的词是成熟的。这个也是我一直都在追寻的,我第一次达到这个目的,就是在《那一场风花雪夜的事》这首歌里面完成的。

很多人以为,后来成为知名制作人的周治平是因为当歌手没红,才被迫转向当制作人的,但其实他正式进入歌坛就是以制作人的身份,为齐秦制作第三张个人专辑《出没》。

  周治平:《让我孤独的时候还能想着你,》从那首歌开始我的歌曲算是走上比较有水准的道路。第二首歌是《梦不到你》,整个台北的唱片圈算是知道有我这样一个人物了。

  在周治平的制作人生涯中,他与张国荣、刘德华、梁朝伟等很多顶级红星合作过,甚至成为他们走进歌坛的伯乐或转型时期的恩师。

  周治平:帮刘德华创作的《我和我追逐的梦》,一直让我很感动的是刘德华到最近的演唱会还一直在唱这首歌。这歌太难了,刘德华唱的不错。当时老板跟我说了一句话,刘德华到了这个阶段他需要一首有水准的歌。

  周治平之所以能在制作人群体当中独树一帜,捧红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明星,是因为他对量身定做这个词有自己与众不同的的理解,并不是完全站到明星歌手的立场,既为别人写,也要写自己。

  周治平:所谓量身定做呢,是从创作者本身出发,把创作者跟歌手个性重叠的部分把他联合在一起。《为情所困》是我帮梁朝伟量身定做,第一句话是他给我的我曾经爱过一个人,但情感其实是按照我自己来写的,是我自己的情感上人生上的一些挣扎,那刚好跟梁朝伟的故事个性有重合的地方。过瘾的地方是,不但写了我,也写了他。

  好的,经典遇亮点,都市有看点。本期《经典时光机》周治平专访上下集由李歆策划监制,倩倩、怀强采编制作。下期《经典时光机》再会。


Last edited by Sandy on Thu Feb 05, 2015 12:36 a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286

PostPosted: Thu Feb 05, 2015 12:23 a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一天一点爱恋》文图全记录 (森林旧版)
监制:金瑞瑶 策划/文案:何厚华
造型&美术指导:张叔平
摄影:杜可风吴明毅(海报)
导演:王家卫(我会伤了你的心)

http://bbs.ent.163.com/bbs/liangchaowei/50532.html



《一天一点爱恋》文图全记录

滥情与深情,究竟有什么不同?
对于离不开爱恋的人来说,
遇到了值得的人、认真的心、安定的感觉,
便流露深情。
然而,寻觅了几次,却依然遇不着,
常常就被说成滥情。
所以,何必笑讽他人,
在这样的世界、这样的风、这样的太阳下,
我们虽不愿承认,却免不了是
滥情的人

一天一点认识 梁朝伟

去年夏天,因为开始筹划梁朝伟的专辑,第一次见到梁朝伟。
在九龙尖东附近,他开着最心爱的灰色跑车。
当晚,喝了一点日本清酒;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才认识便
谈得颇投机。至少,我们感觉到他的认真,他也体会了我们
的用心。只是一直没有问他:隔了几年,为什么突然想唱歌?
巨蟹座的男人,希望安定,而且爱家。
隔天,在漆威道的一间STUDIO试唱,他唱歌当是一种享受,很投入
很自己,一副神闲气定的样子,嘴角的笑意很是迷人。
然后,我们就被邀请到家里做客,听了许多他喜爱的音乐,和过去。
回程,从吉普车的照后镜看他专注的神情,常不经意轻蹙眉心,
像他一贯孩子般无辜的笑。
然而,他最吸引我们的,还是他言谈中流露出的想象空间,
常常带有哲理,要不,就像散文一般;没有压力,各自意会。
回到台湾进行制作;这期间碰了几次面,聊得反而不如第一次深刻,
但是从制作人手中传来的一首首新歌,却欣喜地感觉到:
是的,这就是我们熟悉的梁朝伟。
今年三月,在尖沙嘴的SOUND STATION配唱,他自我的要求
很高,需要鼓励与信心;在制作人的耐心与细心指导下,
最后他仍以自己的表现来说服了自己。同时,我们也看到
了一首首歌曲的生命与表情,丰富而生动了起来。
录音结束的当天夜里,他忍不住打电话到台湾来给提早
回来的我们,隔着越洋电话的这头,依然
可以听见他欣喜若狂的心跳声。
再飞去香港和他讨论工作细节,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心情好得可以飞扬起来。听他诉说对每一首歌的心情与
感受,然后才发现,原来有许多的故事是他早已告诉制作人,
而被深刻地放在歌词之中。是啊!他在声音中的那份刻骨铭心
然而,还是忘了去问他:隔了几年,为什么突然想唱歌!

Tony自述

有一段路,走得太急,忽略了身边的一些风景,到前些时候,才突然懂得停下来,
想回头看看经过的人与事;然而,多半看见的,还是不同戏里的不同的自己。
努力演好每一个角色,总想把自己融进去,最后知道,那毕竟不是真正存在于现
实的生活环境;即使像,也不完全。而且,从那样的情绪挣脱出来,总要平抚许
久。最近,开始真正学会去寻找快乐,于是发现快乐是来自对周遭一切的关心,
而关心过自己的人也其实很多。
我想:该好好珍惜吧!?尤其是一些走了就不会再回来的东西。
有些事物不容易改变:像我总爱在有阳光、啤酒的地方,阅读村上春树(希望遇
见100%的女孩吧!);阳台对面的两座山之间,总有太阳升起来(多像我们小时
侯画的图!)夜里,月光透过玻璃窗爬上楼梯但是,我知道,有些事物却不
断在改变。
或许,有些东西是可以用某种方式保留下来的,就像这张专辑,记录了一些我
曾经发生且依然存在的感情;而我也再一次地解放自己去面对它。
至于歌里的人谁是谁?那并不重要,了解的人自然明了,不懂的人就永远不懂吧!

梁朝伟 一天一点爱恋 1993.3出版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www.tonyleung.info Forum Index -> Tony Leung Articles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
Page 1 of 1

 
Jump to: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vote in polls in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