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LEUNG.INFO
Discuss Tony Leung with fellow fans!
 
Welcome to the Discussion Board

 FAQFAQ   SearchSearch   MemberlistMemberlist    ProfileProfile    Log inLog in   RegisterRegister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Click here to go to Archival Tony Board (2003-2012)

Cinematographer - Christopher Doyle (in Chinese, 1995)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www.tonyleung.info Forum Index -> Tony Leung Articles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Author Messag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52

PostPosted: Wed Jan 28, 2015 12:36 am    Post subject: Cinematographer - Christopher Doyle (in Chinese, 1995) Reply with quote

华语电影最红的摄影:杜可风 /1995年光华杂志
华语电影最红的摄影杜可风
The Hottest Lens in the East--Cinematographer Christopher Doyle
文.滕淑芬 图.林盟山
光华杂志1995.12



这张外国面孔,是目前两岸三地华语电影最抢手的摄影。澳洲籍的杜可风,拍了二十多部中国电影,他说自己是「有皮肤病的中国人」。

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同一个最佳摄影奖项,杜可风以《红玫瑰白玫瑰》、《重庆森林》、《东邪西毒》三部港片风光入围,创下金马奖提名的空前纪录。自己与自己竞赛的结果,杜可风最后以《东邪西毒》拿下他的第一座金马奖。

褐发碧眼的他上台领奖时以流利的国语致词,「我要谢谢我的中文老师,教我中文,让我能接触优秀的中华文化。我曾经说过,虽然我的脸孔是这个样子,我是一个有皮肤病的中国人。」

今年他再度以《堕落天使》入围。

金马奖为他开例
一九九一年,杜可风以《阿飞正传》被报名角逐金马奖最佳摄影。但是按照当时金马奖规定,不具华裔身分的「老外」,并没有提名或得奖的资格。

在这之前,杜可风已经拍了七部中国片,而且也先后在亚太影展、香港电影金像奖中获奖,甚至连意大利的威尼斯影展也颁给他掌镜的《东邪西毒》一座代表摄影与美术成就的奥赛拉奖,他却总是为了台湾的金马奖排斥外国人而忿忿不平。

年年被拒于「金马」门外的杜可风,在那一年举行记者会,发表了「我爱台湾,台湾不爱我」的声明。

他建议金马奖参考香港电影协会的方式,外籍人士凡是参与过三部以上电影制作,经由同行或协会的主动提名,就有参加影展竞赛的资格。金马奖执行委员会接受了他的建议,修改游戏规则。

经常来往于港台的杜可风,也考虑过加入中华民国国籍,但因澳洲政府严格实施单一国籍,加上父母的反对,只好作罢。

天生好动儿

初识杜可风的人,即使对他认识不深,也能感受到他过人的精力和俏皮的个性。

拍过两岸三地顶尖导演和大小演员合作的电影,杜可风不忘随时在片场用傻瓜相机猎取镜头,记录演员和导演的表情。几年下来,累积了无数幕后的故事和照片。为了十一月的摄影展,他从香港飞来台北三天,从早到晚,接受媒体轮番上阵的访问。

坐在诚品书店敦南店临时卖场的咖啡屋里,啤酒一罐接着一罐,不用吃饭、不爱睡觉。第一天晚上还到Pub混到早上五点,十点又出现在咖啡屋,嘻嘻哈哈、滔滔不绝地谈他拍摄的大明星和「水手变摄影」故事。

「我爸妈那一代老是在怀念英国,根本觉得澳洲是欧洲的一部分,对亚洲这么重要、这么复杂的空间一点认识都没有,对我来说,这是很大的一个『洞』。」

十八岁的杜可风在澳洲上大学,学的是文学,受到漂泊个性牵动,才念了一年,就辍学去跑船。

一九七○年代后期,好动的年轻水手飘洋过海,首次登上台湾的基隆港。爱玩的他,一上岸,就向人打听何处有好听的音乐?

他走进当时台北忠孝东路上最时髦的「艾迪亚」餐厅,认识了在那驻唱还没开始做舞台剧、拍电影的赖声川,和一头长发的丁乃竺,他的第一对中国朋友。

我的一票中国朋友

跑了几年船,到过欧洲、以色列,来到迷人的印度。但是他发现宗教气息浓厚的印度,「一天就可以听到十四种不同方言」,他想即使自己留下来,可能也无法全然了解这个地方。

他决定到香港从学中文开始。

后来为什么会来到台湾呢?「因为恋爱嘛!」一言以蔽之。

「现在回头看看自己的际遇,要不然是离开一个人,要不然是接近一个人」,杜可风说,生命中的几个转折,都是因人而动。

他和法籍华裔女友在香港新亚书院学中文,上了两学期,因为学费太贵,两人就一起到台湾来。

「我为什么这么强调我是这里的人?」他神情骄傲地说:「我认识侯孝贤时他还是副导,认识赖声川时他在餐厅弹琴,认识林怀民时云门还在没有人拿薪水的辛苦阶段,我的青春期等于在这过的。」

「我们一起走了一段路,做出一点东西,一样有成就感。」七十年代是台湾剧场、音乐、新电影的萌芽期,杜可风也是这个重要阶段的一份子,他是「兰陵剧坊」的创始人之一,一起和早期团员共同演出。

摄影师手记

能演戏、爱跳舞的他,第一次接触摄影机却是一次灾难。一个朋友要拍摄客家民谣纪录片,正好他有时间,两人全省跑了二十多天,结果拍得一蹋胡涂,声音和画面时有时无。这次经验引起他对影像媒体的兴趣,开始钻研第八艺术。后来他当过导演李行《小城故事》的摄影助理;也拍过实验电影,挂着别人的名字得了好几次金穗奖。

约在十四年前他跨入电视界。影像工作者张照堂拉他到中国电视公司新闻部拍摄电视杂志「六十分钟」;摄影家阮义忠又拉他去拍「映象之旅」。

「风之旅、海之旅、庙之旅,我们都拍过,我们在写诗嘛!」杜可风说。

「映像之旅」当时是在三台联播的节目,但是它摒弃社教节目喋喋不休的说教方式,而由工作人员上山下海,以旅游报导手法,呈现台湾乡间的风土人情。纪录片用「诗」呈现的风格,引起了电影圈的注意。

杨德昌当时请未拍过剧情片的杜可风拍《海滩的一天》,曾经引起中央电影公司编制内的摄影师全体反弹,但杨德昌仍然不顾压力坚持用他。

《海滩的一天》描述一位年轻妻子寻找突然失踪丈夫的过程,片中对话不多,透过镜头传达女主角无奈、哀愁的心境,为杜可风赢得一九八三年亚太影展最佳摄影奖。

天涯足迹

在台湾一待六年,他很怀疑,那么快就有所谓的成功?才第一部电影,就有人说多好多好,他想,成功应该没有这么容易吧?

血液中的浪漫特质又让他「跟着爱情走」,和法籍华裔女友回到巴黎结婚,从新人做起。

在法国赋闲无业,他尝试摄影拼贴游戏,这样一个好动的人竟然会安安静静坐下来,剪剪贴贴,还开展览,让他的一群台湾朋友吓了一跳。

不过这个白种人不太喜欢巴黎,他觉得巴黎人「很自负,那个地方的文化不大方。和我自己国家一样官僚、一样无聊」,他说。

当香港导演舒琪拍《老娘够骚》邀他到香港掌镜,他立刻飞回香港。到了周末,他会飞十几个小时回法国看老婆。不过分隔万里,两人却也渐行渐远。

《老娘够骚》是一部用侦探片包装女性意识的电影,叙述一位妻子在先生被黑社会兄弟杀死后,独自带着孩子一路躲藏的故事。片中摄影画面做动态移动并大胆使用灰黯、阴冷的偏绿色调,为杜可风赢得一九八七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摄影。他也从此打入香港电影界,尔后具有艺术企图的导演多属意他掌镜。

一九九○年杜可风和香港导演王家卫合作拍摄《阿飞正传》,王家卫、杜可风加上美术指导张叔平,三人的组合又相继拍了《东邪西毒》、《重庆森林》和《堕落天使》。开创了王家卫电影「擅长用破碎、不完整的叙事手法对照人生无常」的风格。

给我一片天

《阿飞正传》也是杜可风创作上的一个转折点。在香港商业电影的工业体制下,导演王家卫却选择回到六○年代的香港,沈淀在幼时记忆、青少年反叛的梦想。

晕黄的灯光呈现男主角颓废的心态;镜头的运用变化多端,高角度、低角度、深焦、浅焦或特写,杜可风说:「《阿飞正传》是第一部让我真正清楚自己在干什么的电影,它让我明白,如果没有这样的灯光和摄影,整个电影将会呈现出另一种风格。」

长期和法国国宝级导演楚浮合作、拍过脍炙人口的《巫山云》、《最后地下铁》的摄影大师阿曼卓斯(Nestor Almendros)曾经这么说过,摄影「只是导演的帮手。虽然一个电影摄影师可以自豪地拥有独特的风格,可是他不该强行烙印在影片中。应该尽可能地去了解导演的风格。然后将自己溶入他的风格中。」

杜可风认为,已进入视觉为主的MTV时代、后现代社会的一个特质是,创作者只要觉得那一种形式适合,都可以借用,一个人也可能有多种风格。

「电影这种艺术,只要气氛对了,谁都会相信。导演也需要给摄影讲话的空间、资格」,杜可风说。

影像有如万花筒

杜可风说自己的个性属于「表现主义」,爱现又敢做。连续一段广角镜头,突然来个大特写,「有人会认为是破坏风格,但是我敢。」

去年「中时晚报」电影奖就因杜可风的影像风格很有节奏感,长期以来并为「台港电影视觉艺术注入心血」,而颁给他一座「摄影贡献奖」。

以去年的作品《重庆森林》为例,影展评审蒋勋认为,「《重庆森林》以完全新颖的视觉映像,扑朔迷离地结构出现代人孤独的真实本质,影像画面彷佛万花筒,使观者目不暇给,万花筒的华丽迷人却又只是一堆彩色碎纸,把视觉的极度感官享受推到虚无的极限。」

不耐烦花时间架摄影机角架,也为了灵活运用,杜可风在《阿飞正传》中,首次将三十几公斤的摄影机一手扛在肩上,开始他闻名的手持摄影技法。

以二十个工作天拍摄完成《我的美丽与哀愁》的台湾导演陈国富说,「他完全符合我要快、精力旺盛的要求,本土摄影师的能量不及他的一半。」《我的美丽与哀愁》片中百分之九十的画面都是手持摄影拍出来的,「他把自己当作脚架,我要的就是画面在稳定中,又有不安定、有点恐怖的感觉」,陈国富说。

「我不是运动员,虽然我经常跳舞,也记得要慢跑,但是倒底不再身强力壮,我的年纪比我两位摄影助理加起来还大。」杜可风的顾虑是,他不确定再过五年或十年,还能不能扛得动三十公斤的摄影机?

周旋在名导之间

《阿飞正传》之后,他回台湾拍赖声川的《暗恋桃花源》,再到北京拍张元的《北京杂种》;接着是《东邪西毒》、赖声川的《飞侠阿达》,王家卫的《重庆森林》,香港导演关锦鹏的《红玫瑰白玫瑰》,台湾导演陈国富的《我的美丽与哀愁》,大陆导演陈凯歌的《风月》。

来往于两岸三地,到处受欢迎,杜可风比喻,他和导演们的合作就像「谈恋爱」。「就是信任、空间嘛,你爱我多一点,我也会给你多一点。认识我的人都会利用我这个毛病」,他说。

和杜可风合作《红玫瑰白玫瑰》的香港导演关锦鹏认为,不管广角镜头、手持摄影、或者变焦镜头等形式组合,杜可风在前几部电影都玩遍了。重要的是,他也很怕重复自己,很重视和导演的沟通,以免出现定型的「杜可风风格」。

「不管导演或摄影,风格都要以内容为依归,依故事的题材而定,而不是为了风格而风格」,关锦鹏说。

染发的台胞

然而褐发碧眼的杜可风毕竟是「外国人」,他能精确掌握华人导演的电影精神吗?

关锦鹏认为,「中国人拍的电影有中国人的精神,但电影应该『跳』出中国人可以看得懂的范围,电影应该是没有国界的。」关锦鹏强调,「何况,杜可风已经是中国人了,他的决心展现在刚到台湾就有这样的体认,不学好中文,无法在中国人的世界立足。」

杜可风因为中文太好,曾发生过一个笑话:有一天他接到一个外国朋友的电话,两人讲英文,周围的中国朋友大惑不解,「老杜,你英文讲得不错嘛!」

他那一口带着一点台湾腔的标准国语,在北京旅馆电梯门口遇见台湾建筑师登琨艳,让登琨艳的北京画家朋友直问:为什么这位「台胞」朋友要作怪到把头发染色?

导演陈国富也肯定,具备中文能力是杜可风能和中国导演合作的先决条件,因为「语言掌握了沟通、思考。」用这个角度来分析,他觉得电影当然是有国界的,但是杜可风已经突破了第一层障碍。

档期到九七

在片场混出了名堂,杜可风的哲学是,工作就是休假。「八个钟头收工,那另外十六个钟头怎么办?」他问。

在拍片量递减,连大导演都是一年一部戏的不景气时刻,杜可风的档期却已经排到一九九七年。包括香港导演关锦鹏、王家卫、大陆导演张艺谋的下一部新片都找他掌镜,澳洲的导演朋友也来邀约。

「当然急着承诺、急着签约,也是一种安全感。我们都是『妓女』,生意上门就要接,谁知道明天会不会有人要我。」不过妓女的比喻一出口,他又说是开玩笑;而且绝对保证,万一拍片时间撞期,当然是中国朋友的中国电影优先。

中国人的「缘份」,在他身上印证无疑。

「第一次看到的东方女人是徐枫」,跑船时船到香港,没看过中国电影的他进了戏院,银幕上演的是徐枫的《忠烈图》,一个脸部大特写,「好美」,他这么形容,从此迷上中国电影。

从十八岁行船,偶然驻足台湾而后停留,现在四十三岁,杜可风在中国人圈子「混」的时间比在自己国家还长。对他来说,台北、香港、上海反而是最重要的生活环境。

会不会回到自己的国家澳洲发展?「回去五天就快发疯了」,他说。当初离开家乡也是因为从书上知道,外面有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十一月在台北诚品书店开始他的「停格的三十五厘米」摄影展,英文简介上,杜可风写着:一九八四到八八年因结婚到法国;尔后「随心到我属于的地方香港、台北、上海、北京」。时间:一九八九到永远。


Last edited by Sandy on Wed Jan 28, 2015 1:22 am; edited 2 times in total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52

PostPosted: Wed Jan 28, 2015 1:07 a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09.03.25]独家对话梁朝伟杜可风 伟仔夸嘉玲是太阳花

 新浪娱乐讯 王家卫作品《东邪西毒终极版》将于3月27日全国公映。3月25日下午14时,影片在北京举行首映发布会,导演王家卫、主演梁朝伟、刘嘉玲夫妇、摄影指导杜可风、配乐吴彤出席。发布会结束后,梁朝伟与杜可风接受新浪娱乐独家对话。

  新浪娱乐:请二位先跟新浪网友打个招呼。

  梁朝伟: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我是梁朝伟。

  杜可风:我是杜可风,大家好。

  新浪娱乐:现在《东邪西毒》变成一个重装版上阵了,回想当时拍摄一些辛苦,想问有什么感受?。

  杜可风:幸福跟辛苦回忆一下,这个影片当时拍摄很艰苦,没有剧本,想问一下接拍的时候了解这个角色吗?

  梁朝伟:对于我自己角色的背景,基本上我都蛮了解的,其他部分怎么样我不知道,因为我们分开拍的,其他部分跟洪金宝导演那一组拍。我自己这个部分我很清楚。

  杜可风:真的辛苦的不得了。我最大的感觉是,随时拿刀面对谁,吓死了每次,我想辛苦,这个电影应该是一个过程一个过程当中,跟不同时代,不同年龄的观众,不同时候的生活当中这样。应该是这个过程,因为有心的人来做,我们有心的合作,才会感受到,你会感受到这个东西。

《东邪西毒》旧版与终极版犹如前男友与现任男友

  新浪娱乐:请问二位,十几点前那个版本和现在这个版本二位都看过了吧,更喜欢哪一个呢?

  杜可风:你有男朋友吗,你喜欢现在的还是过去的,不可能比较,不同的时候,不同的我们,好像我们比方说,再去演一次不可能,那个时候我们,那个时候的精神,现在这部电影又是现在的意义。

  梁朝伟:对,我也是觉得,因为我第一次在演的时候,那个时候我非常喜欢的,然后去年看终极版,我觉得不一样的,但是更喜欢哪一部,哪一部都喜欢,感觉不一样,如果两部电影同时比较看的时候,灯光,音乐都不一样。

  杜可风:为什么我们愿意现在在这里,因为我觉得我们有好好做,我作为摄影师,我认为出发点是,所以这部电影是你们的,不是我们的,所以我们也一样,我们也是观众。

梁朝伟当年每天在沙漠打五十下 打到后来不知道打谁

  新浪娱乐:观众里面有一个梁朝伟打斗的时候,血喷出来了,那个画面非常绚丽,那一场戏打斗,拍的时候有一点困难的,有没有很辛苦?

  梁朝伟:会,因为我们每天在沙漠中心拍的,然后我们其实拍另外一个镜头比你们现在看的大概多五十倍,但是都被剪掉了。然后每天在沙漠里面,我一个人大概打五十下,每天都是这样,体能非常累,温差又很大,中间洪金宝导演本来用一些酒精度很高的,喷出来颜色不对,像卡通的颜色,后来拿火水可以吗,能,可以了,很危险,风很大,火会吹过来的,在沙漠里面拍那是我第一次,没有一个替身,全部都是我自己做。

  杜可风:第一部吗?

  梁朝伟:也不算是第一部。

  杜可风:又热。

  梁朝伟:对,我记得打最后一个镜头,导演希望我一个人打大概五十分钟,打到一二十个的时候,已经忘记下一个该打谁,一大堆人,你找下个打谁,找不到,很乱。

杜可风只能吃便当 梁朝伟享用洪金宝家常菜

  新浪娱乐:当时温差非常大,当时恶劣的天气,包括不习惯,真的没有什么吃的吗?

  梁朝伟:我还好,他们比较强,你们那边吃便当,我们那边是洪金宝妈妈和老婆做菜。

  杜可风:洪金宝他们那个厨房不得了,自己做菜,他妈妈也做菜,其他人帮忙坐菜,所以我们走的时候,已经习惯吃他们做广东菜。

梁朝伟形容刘嘉玲是太阳花 开朗又灿烂

  新浪娱乐:里面你有一句台词,临死的时候还想再看一眼桃花灿烂,是形容对手戏的刘嘉玲小姐,戏中是桃花,戏外用花形容她是什么花?

  梁朝伟:太阳花。

  新浪娱乐:为什么?

  梁朝伟:因为她很开朗的。

  新浪娱乐:您觉得刘嘉玲小姐像什么花?

  杜可风:我不知道,我做摄影师永远有美女在我面前,我觉得再辛苦都不要紧。

林青霞女扮男装依然有大明星的魅力

  新浪娱乐:这个戏里面还有一个角色,林青霞小姐最后一次反串的戏,你怎么看林青霞反串的魅力?演男性?

  杜可风:一样,比方说刘嘉玲,林青霞,任何一个美女在我面前,因为我很靠近她们,因为我也是有三个妹妹,我跟女性一起长大。刚刚提到张国荣,我也哭了,我觉得应该肯定我们的演员,我觉得林青霞是那么强的一种肯定,身上的两样东西,我们两个做不到的。

  梁朝伟:我觉得还是很大程度来自个人的魅力,她扮男装还是有大明星的魅力。

  杜可风:她还是很女性化的,活力,我们都感觉到在她身上。

梁朝伟原定演西毒 杜可风夸亚洲人实在

  新浪娱乐:拍这个戏的时候同时拍另外一部戏,你在《东邪西毒》是内心很丰富这样一个角色,两种角色反差这么大,当时同时两部戏压在这,会不会转变不过来?

  梁朝伟:当初我是演张国荣这个角色的,拍了一些武打的戏份。后来因为赶拍《东成西就》,后来观众看到笑,还是演其他的,后来就演《东邪西毒》。

  杜可风:我最近也拍了好几部戏,我觉得亚洲人最大的特点是非常实在,一点架子都没有,一点大牌的感觉都没有,所以你从聊天吃饭开玩笑,去演戏,我觉得这是我们合作的,亚洲地区演员最大的特点之一。

梁朝伟收工的时候到处找人聊天 沙漠拍戏曾经遭遇冰雹

  新浪娱乐:当时拍摄时候很艰苦很无聊,大家做什么娱乐活动吗?比如一起聊天还是?打发时间。

  杜可风:没有时间。

  梁朝伟:基本上每天都拍,但是不拍你的时候很惨,因为人留在酒店。

  杜可风:酒店也不是酒店,是个招待所。本来是一个招待所,很简陋,很简单的这样,所以宁可工作。

  梁朝伟:宁可拍戏,刚去的时候,我很惨的,很无聊,有时候出去找他们,但是出去很远,他们拍的地方都很远,坐几个小时的车,外面很热,风沙又很大,所以基本上出去也难受,总比一个人留在饭店好,我收工的时候就到处找人去聊天,他们演戏我也在旁边看,因为一个人太无聊了。

  新浪娱乐:怎么打发时间?

  梁朝伟:我到处找人。

  新浪娱乐:他们都在拍戏。

  梁朝伟:如果他们拍戏我就去找他们,一个人不知道做什么,只有三条街。整个招待所都是黑黑暗暗的。

  杜可风:没有电话,那个时候没有手机电话。

  新浪娱乐:沙漠拍戏的时候遇到沙尘暴吗?

  梁朝伟:沙尘暴没有,但是下一粒一粒的叫冰雹,一下我们就要跑,我们没有地方躲,我们在沙漠中心拍的。

  杜可风:一下40度,再过几分钟是零下20度,一下子就。

  新浪娱乐:回来身上很脏,有风沙。

  梁朝伟:对,每天都很脏。

杜可风谈爱情观 梁朝伟自曝现在每天练拳晒太阳

 新浪娱乐:拍这个戏有没有感觉上当,骗到沙漠。

  杜可风:不是第一次,我们愿意被欺负的,我个人是这样认为。

  梁朝伟:我觉得也是一个蛮好的回忆。

  新浪娱乐:他之前跟你讲的很美好吗,在沙漠怎么样?

  梁朝伟:没有,基本上刚开始我都不知道,到了以后才知道。

  新浪娱乐:你不会问现场什么样?

  梁朝伟:没有问,问也没用。

  杜可风:问王家卫有什么用,已经说过没有剧本没有什么,这是很大胆的心态,第二也是一种,这是很大胆的一种对工作,或者对生活,或者对其他人的一种情感,因为你已经爱这个工作了,愿意走这条路。

  梁朝伟:我觉得蛮好玩的,蛮有冒险性的,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你要相信这一群人,大家在一起肯定什么问题都能够克服。

  杜可风:那是多面的,有时候觉得来不及后悔,不过出发点跟结果是相同的。

  新浪娱乐:导演在现场也会因为这个环境郁闷一下?

  杜可风:他戴眼镜。

  新浪娱乐:他会说大家不要急,安慰大家吗?

  梁朝伟:你比较清楚,你在他那边。

  杜可风:他对我来说最,平时基本上每两三个钟头说一句话,你不能做更好吗,我觉得那句话我想是。

  新浪娱乐:也跟您说过吗?

  杜可风:不是他在要求我,我们因为他的要求我们也在要求自己,我觉得那是最大的一种乐意。

  新浪娱乐:他跟所有人都说这样的话吗?

  梁朝伟:属于他觉得达不到他的要求的时候,他会过来告诉我们不如你试试这样。

  新浪娱乐:有没有电影中用到导演说很多遍的?

  梁朝伟:因为太久了,我在他那边几乎戏份不是很多,我在洪金宝这边,就记不起来了。

  新浪娱乐:这部影片很多内地都是年轻一代,我们这么大看了以后对自己爱情观产生一些影响,不知道对你们是否有影响?

  杜可风:这部电影破坏你的爱情生活吗?

  新浪娱乐:对爱情的看法认识会有一些改变,像里面张曼玉的角色,讲她跟张国荣,他们互相喜欢,但是为了争爱情上的输赢没有表白,最后后悔,我最美好的时候最爱的人不在身边,爱一个人珍惜当下,珍惜身边的人,时刻对他表达自己的心里,不知道你们拍了这个影片,梁朝伟看完了以后,对自己爱情观产生一些改变吗,或者有没有一些特别的感悟?

  梁朝伟:我觉得就算你知道,根据不同人的性格,到头来也会犯一些错误,我觉得不一定你因为一些东西会改变你的障碍,我不觉得。

  杜可风:不只是这部电影里面表现过很多对爱情不同的心态,我觉得你问我们哪一部电影是最好的,我的答案一定是下一部电影,为什么,我们的爱情,我们是一辈子的不是一样的东西,必须努力表演,努力做访问,努力去瞭望我们所信任的东西,我想爱也是这样。

  新浪娱乐:刚才发布会的时候,演桃花角色不知道自己爱什么人,在生活当中嘉玲是不是特别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爱恨特别清楚。

  梁朝伟:应该是。

  杜可风:中国女性不是吗?

  梁朝伟:对,爱恨分明。

  新浪娱乐:我们看你之前大部分电影是忧郁的,今天很阳光跟开朗,你私下就是幽默跟开朗的,还是受她的影响。

  梁朝伟:最近生活才有规律,每天练拳,每天晒太阳。

  新浪娱乐:现在很多观众想了解你练的程度?

  梁朝伟:还有一段路。

  新浪娱乐:每天都在练?

  梁朝伟:几乎每天都在练,最近进入一个辛苦的阶段,刚开始没有觉得辛苦,觉得蛮好玩的,现在学到一个程度的时候,你遇到很多困难,你会觉得必须经过很多练习,现在这个过程是最艰苦的。

  新浪娱乐:想问一下个影片中刘嘉玲的角色,不知道为什么王家卫这么安排这样一个角色给你?你们现实中是很好的恋人,会不会觉得导演是特意的安排?

  梁朝伟:因为本来就没有的,后来不晓得为什么,后来拍完戏到香港,突然剪了一段时间以后,又去拍一天的戏,跟我们完全没有感受过在那边拍摄的生活,在香港拍的,在香港郊区里面拍的,完全整部片拍完了,回去拍一个。

  新浪娱乐:她的戏不是在沙漠里面,临时加的?

  梁朝伟:后来加的,可能导演剪完以后觉得需要。

  新浪娱乐:里面光影拍的很美,摸马那个树影。那个印象最深,把她拍的真的很美。

  杜可风:我觉得一部电影有两点,一个演员辛苦做到某一个程度,对我们画面,我们做到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新浪娱乐:修复过的终极版,两位觉得它的最大魅力在哪里?

  梁朝伟:我有一个好朋友,他看终极版,他觉得是17年前拍的,现在看,完全没有觉得它过时。

  杜可风:我觉得也是,我不要说艺术,是它的精神,它的意义。我觉得有心的人做有心的事,那个是没有任何时刻条件的,没有前后过去将来,都是现在。

  新浪娱乐:刚才说到,因为很多观众看不懂会赞扬,观众这种反应因为王家卫的品牌还是因为这个八大巨星加上王家卫导演超强的阵容,是什么原因?

  杜可风:你不会怕他的衣服对不对,音乐就是音乐,电影为什么不可以去,它的存在的意义去存在,我觉得这很重要,不会要求去了解这个椅子,不会了解一个地毯,音乐也是,它的存在是它的意义,我觉得我合作过的精神,工作态度,强调的就是这样的,用心灵去感受。不一定晚上一定是蓝色的,不一定所有的中国女性是黑头发,为什么不会有黄头发。

  新浪娱乐:谢谢。

----------------------------------------------------------------

TV Interview:《魯豫﹕說出你的故事》


Part1: http://www.56.com/u29/v_NDI0NzU1MDY.html

Part2: http://www.56.com/u28/v_NDI0NzU2ODE.html

Part3: http://www.56.com/u21/v_NDI0NzU5Mzg.html

Part4: http://www.56.com/u25/v_NDI0NzYxMTg.html

偉仔婚後遷就嘉玲

【明報專訊】梁朝偉日前接受《魯豫﹕說出你的故事》節目訪問時,沉默良久才想出婚後有何不同。偉仔說﹕「我和嘉玲一起20年,什麼都習慣了,婚後我依然叫她做嘉玲,沒有叫老婆,她亦依然稱呼我為阿偉。不過,名份上是有分別,感覺亦不一樣;以前我堅持比較多,她生氣我也不管,現在堅持比較少,我會遷就她多一些,我們都希望這個關係繼續好下去。」

偉仔直言與嘉玲雖拍拖20年,但從沒有想過結婚。他說﹕「我一直都覺得結婚是做給人家看的,像做一場戲。可能年紀大了,她也需要結婚,雖然我沒想到是為自己而做,但是每個人都要做一次,還是做一次吧。」

婚禮過程蠻開心

偉仔續道﹕「直到真的去做的時候,換上禮服,在婚禮現場,才發現不是為別人、而是為自己而做,所以蠻開心的。」原來偉仔本來想去意大利佛羅倫斯舉行婚禮,最後當然是尊重太太的決定。

Press interview:

Video: http://video.sina.com.cn/ent/m/c/2009-03-25/220937824.shtml

[09.03.25] 梁朝伟:我相信人能改变命运

  在昨日《东邪西毒终极版》的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梁朝伟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平时少言寡语的梁朝伟在此次专访中表现很出色,面对各种尖锐问题的狂轰滥炸,他回答得机智、幽默。

  【专访】我就是我自己

  辽沈晚报:你认为《东邪西毒》里哪个角色更像生活里的你呢?

  梁朝伟:我觉得都不像,我自己就是我自己。

  辽沈晚报:你认为《东邪西毒》是否是张国荣的代表作?

  梁朝伟:我认为张国荣的每部作品都十分好。

  辽沈晚报:很多人都说看不懂《东邪西毒》,你怎么看?

  梁朝伟:这部电影就是讲人心的感觉,关于人性、爱情、命运的痛苦、折磨和受伤,有那么难懂吗?

  17年,爱情观在改变

  辽沈晚报:你相信命运吗?

  梁朝伟:相信,但我相信人能改变命运。

  辽沈晚报:在你这几十年的生命过程中,有过抗争命运的经历吗?

  梁朝伟:没想过啊,我也不知道怎么改变,但我认为通过努力就可以使命运改变。

  辽沈晚报:你现在和当初拍《东邪西毒》时发生了什么改变?

  梁朝伟:17年过去了,在很多方面都会发生很多改变,尤其是在感情上面。我当时认为感情是执着,但现在明白感情是珍惜。年纪大了之后,就不需要再那么坚持原则,你和一个人在一起那么久,就不要再因为拌嘴之类的去做什么伤害彼此的事,我现在明白一个道理,你和一个人感情经历了很多年,就会懂得来之不易这个道理,就会去珍惜这个感情。

  李安严格 吴宇森温和

  辽沈晚报:和王家卫合作感觉如何?

  梁朝伟:我们合作的时间很长,所以非常默契,王家卫是一个非常会讲故事的导演,而且我觉得他非常懂我。

  辽沈晚报:王家卫、李安和吴宇森这三位导演都很 大牌,你跟他们也都有过合作,你如何评价他们三位?

  梁朝伟:李安对演员要求非常严格;吴宇森表面上很好,但实际上也很严格;王家卫则是最懂我的,因为我们合作太久了。

  即将拍《叶问》

  辽沈晚报:你近期的拍片计划能透露吗?梁朝伟:在准备拍王家卫的《一代宗师叶问》(简称《叶问》),已经训练2个月了。

  辽沈晚报:王家卫导演之前说你会练出八块腹肌,真的是这样吗?

  梁朝伟:那是王家卫在开玩笑,我没有(笑)。我现在就看看书,学习咏春拳。这部电影里有很多真功夫,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新鲜的体验,正好我最近几年也很想拍一部功夫片。

  曾经拒绝《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导演邀约

  辽沈晚报:我知道你曾经拒绝 《贫民富翁》的导演丹尼鲍尔的邀约,为什么呢?

  梁朝伟:他想让我去演太空人,需要做一些训练。但我很不喜欢那个角色和剧本,我很喜欢这个导演,但我不喜欢那个故事,所以拒绝了。

  【解疑】什么是《东邪西毒终极版》?

  影片《东邪西毒》拍摄于1992年,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最后一部大制作,张国荣、林青霞、梁家辉、张曼玉、梁朝伟、刘嘉玲、张学友及杨采妮构成的豪华阵容,而幕后则由刘镇伟监制、杜可风摄影、洪金宝担任动作指导如此豪华的阵容绝无重现的可能。王家卫推出《东邪西毒终极版》,更多的从技术和剪辑的手段,把一个开创了武侠时代的大片重新构建,还特别邀请马友友做大提琴演奏、吴彤与陈勋奇再度重新编配音乐,让影片成为新世纪武侠的新纪元。

  技术修复更精彩

  这一修就是4年,修复完成后于2008年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上参展。王家卫电影的超凡魅力,在于可做多层次的欣赏。终极版和1992年版本的剧情区别不是很大,但是在精心的微调之后,节奏更加平衡有序,以张国荣饰演的西毒欧阳峰作为引子,由头到尾串连了东邪黄药师、慕容公主、盲武士和孤女、桃花、北丐洪七公,以及西毒和大嫂的故事,电影即将于3月27日登陆全国各大院线。

  首席记者 肖杨电自北京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www.tonyleung.info Forum Index -> Tony Leung Articles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
Page 1 of 1

 
Jump to: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vote in polls in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