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LEUNG.INFO
Discuss Tony Leung with fellow fans!
 
Welcome to the Discussion Board

 FAQFAQ   SearchSearch   MemberlistMemberlist    ProfileProfile    Log inLog in   RegisterRegister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Click here to go to Archival Tony Board (2003-2012)

Tony Leung Interview (in Chinese)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www.tonyleung.info Forum Index -> Tony Leung Articles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Author Messag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286

PostPosted: Mon Jan 13, 2014 12:12 am    Post subject: Tony Leung Interview (in Chinese) Reply with quote

Quite entertaining! Read the last part!

梁朝伟的贴心话
[转自青年一代]
文:郭宁



这段时间的娱乐圈,可以说就是梁朝伟的天下,不但《英雄》《无间道》这些难得的大制作以及贺岁片《行运超人》都有他的全力助阵,而且还在久违了的歌坛也分到一杯羹,推出了新专辑《风沙》。现在我们不妨请他亲口倾诉各位读者最想知道的贴心话,让你可以“从心”了解他。

就算什么都不做,看到妈妈在身边,我就安心

我很早就进入了电视圈,有幸有了知名度,我的背景、私生活,大部分早就被传媒报道得差不多了,当中有真、有假。没错,我来自单亲家庭,父亲早年离家,我对他几乎没有印象,对一个离我很远的人,我哪来爱或恨呢?妈妈就不同,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保护她,不希望我的工作影响妈妈平静的生活。就算什么都不做,看到妈妈在身边,我就安心。

我的个性受家庭影响不小,小时候看到学校小朋友有父亲来接送,我没有,会自卑,也让我变得不快乐,可能没有安全感,在陌生的环境容易紧张,一紧张就会咬指甲,这个不好的小毛病,至今有时候还会出现。

进了演艺圈,演《新扎师兄》《鹿鼎记》,很快建立知名度,走在街上有人指指点点,让我很不自在。当时年轻,即使有了比别人多的东西,还是会患得患失,心比天大,什么都想尝试,还学人家扮酷,把自己搞得神经兮兮,现在回想起来,好好笑,但我不后悔,认清当年的失误,现在才不会再犯。

我没有很多朋友,但有知心的好朋友,他们都是早年在无线电视台训练班认识的,从没名没钱的苦日子走过来,现在虽然每个人际遇不同,但我们聚会,不会管谁的工作是什么、谁开什么车,我们会喝点小酒、聊聊往事,分享共同的成长岁月与经验。

乒乓球哲学,让我对人生有了新的领悟

有段时间,我迷上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爱极了悲剧性的《挪威的森林》,还爱一个人在家拼图,结果情绪受影响,像迷失在森林。朋友说我个性已经够闷了,别再钻牛角尖,拉我去运动,到健身房或到户外滑水,有段时间无论天热天冷我都去滑水,结果常感冒,鼻子过敏,后来不敢了,就把注意力转往其他运动,像乒乓球。

以前我以为和自己相处好,就够了;现在,我明白要学着和外界应对,哪怕像乒乓球那么小的问题,也要专注面对。

以前就会打乒乓,但真正爱上它,是演张艺谋的《英雄》时,在等打光、布置的空档,两个人围起一张桌子,一颗小球就打起来了。单打双打我都爱,张曼玉也爱打,我们常常组成一队,当然战果有赢有输。

乒乓球小小一颗,拿拍子去驾驭那个小东西,越是注意它,就越能迎接它,把它冲过来的劲道,用自己的路数回击出去,我在打乒乓球时,悟出了人生道理,哪怕再小的问题,都不要逃避。

王家卫让我惊喜,张艺谋给我感动

不可否认,人生有太多问题,非自己力可以控制的,有时根本就没得解释,但千万不要逃避,尤其演艺常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自己就经常吃亏,身边的人为我打抱不平,我通常笑笑说:“算啦、没事的,吃亏上当也只有一次,认清这个人,下不为例。”

以《花样年华》获得戛纳影帝,外界都以为我的电影生涯因此改变,事实上,改变的是我对自己更有信心,并不是像外界预测的那样向国际。其实从我和越南导演合作《三轮车夫》得威尼斯影展大奖后,就有外国公司找我拍片,还不少呢,但不是本不好,就是组合有问题,我都没有接。

当然我留在香港拍的一些电影票房不好,也被影评骂得很惨,但很少人知道,那些所谓的烂片,之前剧本是好的、让我心动的,我也百分之百投入,但毕竟电影是团体工作,拍出来的结果不理想,原因不在一两个人身上,我能怎么样呢?

所以我喜欢和我相信的导演合作,王家卫很怪,一部电影没剧本,《2046》拍三年还拍不完,但我相信他,也了解我,最后出来的结果,总会让我惊喜。张艺谋和王家卫风格不同,但都让演员放心,演员会被他感动,把整个人都交给他。我在内地花半年时间演《英雄》,在九寨沟湖上和李连杰对打,扭伤脚,第二天照样开工,后花了两个月看中医才治好。

前段时间我和刘德华合演《无间道》,我接这部片的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想再和华仔合作。十几年没有同台,我好怀念以前合演《鹿鼎记》时,大家边拍边玩的情景,现在不敢边拍边玩,但也绝对没有外传说我们“边拍边斗”,斗什么呢?我和华仔又不是第一次见面,这么多年才有机会再合作,一定会珍惜因为大家都不知道下次何时才能再合作

我是一个不能容忍女人付账的传统男人

我不清楚怎么才算大男人,但我就是不能容忍女人付账,不但不习惯,而且感觉还不大好,我会告诉女方,大家即使是喝杯咖啡或者吃顿饭,各付各的钱或轮流付账都不可以。有些事情就是男人做的,例如搬东西之类的,这方面我很传统,男人应该做他该做的事,女人也一样。

女人没什么特别的缺点是我不可以接受的,而男人最要不得的缺点就是像我那样——拖泥带水,不够决断,拖拖拉拉。我不是很有胆量的人,不过,那是我的性格。我知道自己当然是有缺点的,但不会改,如果改了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正如咖啡永远不会是乌龙茶一样。

我最希望的理想的男女关系,就是像我和我妈的关系那样,我做错任何事,她都会永远原谅我,包容量够大,那是最理想不过了,当然,所谓理想,从来都不是真实的.

朋友说我买的是“看起来便宜但有点贵”的衣服

传媒都爱说我是“电眼王子”,我不是王子,我更不会放电。身为艺人,必须了解自己,我知道我的眼神比较特别,可能在外人看起来,就是“电眼”。常有人说我有魅力,我觉得魅力无关长相,而是态度,从小妈妈告诉我,做人一定要有礼貌,否则会被人说“没家教”,我一辈子记得,而且做到尊重别人,常站在对方立场想,不要让人家感到不舒服。

当然我也注重外表,我知道不少人难忘我以前穿鼻环、穿裙子的装扮,那是年轻爱搞怪,现在不会,但我坦承仍爱买衣服,朋友说我买的是“看起来便宜但有点贵”的衣服。近年我吸烟、喝酒,但已经越来越少吃肉,日本料理最对我的胃口。拍片时,我敬谢片场的叉烧、鸭腿便当,而请菲佣做白饭、蒸鱼、煲清汤,送来片场,如果离开香港,没有佣人,随便一锅青菜煮面,可以吃好几顿,是不是让你们想到我演的《倩女幽魂Ⅲ道道道》里的小和尚?

我们常在家里,各捧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我的女朋友刘嘉玲,还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呢?我们暂时不想要小孩,但朝夕相处,除了没有结婚证书,早就和一般夫妻没有不同。以前被传媒逼急了,我还会开玩笑说“几年几月到欧洲古堡结婚”,现在不会乱开玩笑了。

刘嘉玲很坚强,比我开朗乐观,刚好和我互补,她的朋友比我多,带我出去认识以前我从来不曾接触的人、事、物,她喜欢尽兴,我不能熬夜,到时候就想睡觉,但我们互相尊重对方,不会因为谁要先回家就不高兴。但别以为刘嘉玲像外传的爱玩爱闹,我们常在家里,各捧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谁也不打扰谁,感觉非常好。

我最喜爱的自己的作品,分别是……

出道以来,拍了80多部影视片,我最喜爱自己主演的五部作品,分别是电视剧《鼎记》《新扎师兄》和电影《阿飞正传》《春光乍泄》《花样年华》,我会留意自己哪里演得不够好,下次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如果重新选择我一定会再做演员,我当然喜欢演戏了,不然也不可能一干就是二十年了!

梁朝伟:森林里的秘密风洞

我本来想,说说梁朝伟有什么难事儿?几乎在任何时候,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网络上,只要有人跟我提起他,我的口水贴可以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给我1000个字的限制,又要准确地描画这个超级矛盾超级有魅力的家伙,这可让我犯了难。这就好像说:请用一句话形容你对六七十年代摇滚乐队的认识,或者,请用100个字陈述你喜欢樱桃小丸子的理由。这太难了。

我记得有这样一个镜头:在即将结束的一天,静谧而晴朗,显得一派安详。仿佛心事重重,对什么都缺乏兴趣,宁愿安静地向着远处呆望。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镜头,有一天,当我又一次想起这个镜头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当然就是梁朝伟,他就像那片风景一样,静谧而晴朗,一派安详。

二十年了,二十年前他从无线电视台艺员培训班一出来就红了,一直红到2003年。我对已经逝去的年代里他的那些传奇心动神驰,无比向往,希望有一部时光机器带我从头开始经历他所经历的一切。可惜这只能是一个希望而已。而我相信即便有那么一部时光机器可以达成我的心愿,我也未必会比现在这样更了解、更喜爱他。

在我看来,他始终是一本合起来的书,谁也别想从他嘴巴里套出什么话。他有无数的秘密,但全部都隐藏起来不给人看,他就是那么一个安静、敏感、内向、忧郁、沉默、不领情的家伙。

2000年的那部《花样年华》里,那个对着树洞倾诉秘密然后把树洞泥封的镜头,仅仅只是一个侧面,甚至只是一个背影,就足以让很多人震动而难忘。很多喜欢他的人跟我说:每到这个镜头我的眼睛会潮湿;也有其他很多喜欢他的人跟我说:我还是更喜欢《春光乍泄》里强烈奔涌的激情,等以后再慢慢喜欢《花样年华》那种水般宁静细致的情怀。

其实这两者是一样的,他们都把秘密永远埋藏在心底,无论是录在随身听里的一两下哭泣还是森林里的秘密风洞,都不愿跟任何人交代他在想什么。他自在在来,自在在去,做喜欢做的事,交喜欢交的朋友,最重要不害怕一个人孤独。一个人的雪山,一个人的冬天,一个人滑水,一个人打球,一个人读书,一个人粘模型--凡合理的都让它存在,抽抽不完的烟,喝喝不完的酒,喜欢一个喜欢了13年的人。

他真的非常自我,看起来平和亲切,骨子里孤独倔强,人们把他的绯闻编派得像模像样满天飞,他一句不答只拉住女友的手。

我想我大概永远也不能彻底了解他,虽然我是这么喜欢他。他的内心是森林里那个古老的秘密风洞,怎么也进不去。我只能知道他是一个安静地向着远处长久凝望的人,他的眼睛是深幽的一片漆黑,有时他会蹙起眉毛,思索一个你完全猜不到的问题,那神情仿佛是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打扰,又仿佛他一直都在期待这一份打扰的到来。

超级八卦词典

八卦一:牛仔裤
拍完《春光乍泄》之后,王家卫有一次对梁朝伟说:我第一次听人说起你还是在你主持无线电视台403穿梭机这个儿童节目的时候,那时候有人问我有没有留意到一个叫梁朝伟的少年,我说我不认识,但我在街上遇见过,他的牛仔裤IS PRETTY CLEAN!

八卦二:滑水
说到滑水他的兴致总是很好,他说出海看见海里的小鱼,心里会很开心;他说滑水要过很高的浪,有时候这个浪头刚刚很艰苦地滑过,又有一个更大的浪头迎面过来不知道能不能过去,但是一定要从容镇静坦然迎接。他说天高海阔阳光灿烂,没有什么比大自然更值得享受。

八卦三:吉他
在电影工作室UFO为梁朝伟量身定做的《流氓医生》里,仔细观看电影花絮你会发现,当演员们都停下来听导演说话的时候,镜头中央的梁朝伟一边抬头听一边拨了几个和弦,哗,好听!

八卦四:摇滚
对,他是喜欢摇滚,可你知道他最喜欢的摇滚歌手是谁吗?他说,有些东西一直都喜欢,喜欢穿牛仔裤,喜欢 nirvana。 nirvana,1994年他们的灵魂人物,27岁的天才摇滚歌手科特科本自杀身亡。他在遗书中写道:我是个太过反常和抑郁的小子!我已经没有任何激情了,“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

疯狂追星手记

他静静地来,我们静静地等

我永远都记得2002年12月16号那个奇异的晚上,有想到真的等来了梁朝伟。

静静地等,至少表面是这样,我心里怦怦怦乱跳,从得知要跑到这儿等开始我就有点乱了方寸,我觉得跑到明星住的酒店就只为了见上一面这样干太傻了!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我又开始紧张,我很怕,他真的来了那我怎么办?说实话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如果我是个记者就好了我可以很大方地跟他打招呼,可我什么也不是,见了面怎么说呢?“嗨,好,我是你的fans,请签个名吧!”我可干不来这种勾当啊,太傻了!

于是我坐在那里看起来若无其事,可是心里忐忑不安紧张极了。她们跟我说10点半他就会来了,我对自己说10点半之前我一定要走,结果10点半了我仍然被牢牢钉在椅子上,然后我像做梦一样看见穿牛仔裤白T恤的他从圣诞树下向我们走来我眨眼,再眨眼,真的是他!

梁朝伟!还是活的!他站在吧台下面问:“你们是要签还是合影?”现在想想他那个姿态很有些速战速决的意思。

我们全傻了,没有一个人回答,全部傻愣愣地看着他。

他沉吟了片刻,点头:“我还是上来吧。”他走上吧台,没有人给他搬椅,他站在桌边,手放在桌子上,手指头轻轻敲了两下桌面,看了看面前这些木头一样没反应的小傻瓜,转身去别的桌边搬了张椅子过来,就坐在我的身边!我的手臂紧紧地贴着他的手臂,我看到他修长匀称的手指,真好看。

木头们终于有了反应,开始拿出报、CD、影碟、纪念册让他签名,本来数量并不多,也就十来个,哪知签完了还有,签完了还有,跟变戏法似的,不知道怎么变出来那么多东西。而且大家的嘴巴也不闲着,问东问西:拍戏受的好了没?这次为什么不坐剧组包的飞机来?他点头说伤全好了。我们又追着问真的好了?不要骗我们哦!他忍不住笑:真的好了。于是又罗里八嗦地叮:不要喝酒,不要吸那么多烟,要注意身体……他微笑着点头,然后轻轻慢慢地问了一句:“你们明天不用上学吗?”

我一听这话惭愧得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大家伙儿个个面不改色镇静自若异口同声:“请了!”

我仔细看他的脸他的眼睛,他的脸斜侧了一下,微微摇头;他的眼睛里有无奈的笑容。

我更地惭愧了。

我为什么要做这令他烦心的事儿啊?可是见到他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总算签完所有的名,要下吧台去合影,我跟他同时拉开椅子,也同时发现摆在椅子边放海报的纸袋倒在地上,我愣了0.01秒,他已经弯身去收拾-- 他的动作太自然了,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架子,他就是很自然地弯身去收拾一个纸袋子而已!好在本人的反应力也还可以,连忙弯身帮他收拾余下的扫尾--给他打下手的感觉真是好极了,虽然我心里一直严重地惭愧着。

合影的时候他的手礼貌地搭在我的手臂上,合完影大家恋恋不舍一直送他到电梯口,他微笑着倒退,走进电梯,看起来心情很好。我们很乖很安静,好半天就那样站着看着关上了门的电梯,真舍不得离开这里!有两个女突然激动地冲出酒店对着高楼大声喊:“梁朝伟,我爱你!”喊了很多。

我看着她们,再一次深感不安:为什么距离他这么近却感觉无比遥远?为什么距离他这么遥远却又这么喜爱他?真希望我能回答这些问题,可是我答不了,怎么都答不了。

 


Last edited by Sandy on Wed Jun 04, 2014 12:40 a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286

PostPosted: Mon Jan 13, 2014 12:21 am    Post subject: Tony Leung Applied for TVB Trainee Program Reply with quote

A rare known fact: the application fee for TVB (Hong Kong Television) Trainee Program is $10 (Hong Kong Dollar).

梁朝伟的十元报名费
——王天林

http://bbs.ent.163.com/bbs/liangchaowei/41455.html

梁朝伟是无线训练班第十一期的毕业生,每期的艺训班结业之后,都有一个结业考试,每一学员都要分别演出一段古装剧,一段时装剧,以及做一段司仪,全部录影下来,以便高层人员和各位监制观看,藉以决定取舍。这些演出片段,都是由男女学员互相配合演出,剧情可以由学员自己选择,可以选择已经拍摄过的电视剧,也可以选择话剧剧本的某一段戏,甚至可以自己编写剧本来迁就自己的演出。

当时梁朝伟演出的一段时装剧,是他自己编写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好象剧名叫《变》,是描述一对情侣在分开数年后,男的留学回来,要跟女的结婚,不料女的告诉他已经因某种原因嫁了人,男的忍着痛苦离开的一段剧情。这段戏写得很不错,不仅梁朝伟,还有其他演员也选他编的这一段戏来参加考试演出。恰巧梁朝伟自己演的这段戏安排在录影带的结尾部分,演得很不错,当录影带一播完,负责节目制作经理陈宝珠小姐就立即说,如果没人要这位男演员,请留给她,她需要这位演员。梁朝伟毕业后演出的第一个节目,就是儿童节目《四三O穿梭机》的主持,不过,只是主持了一段很短的时间,便因为电视剧缺少小生人才,跟穿梭机情商,把梁朝伟调了出来。梁朝伟第一部的演出的电视剧是在《香城浪子》里演配角,渐渐地开始独当一面演主角,一直到现在,不过几年光景,已经成为有多方面成就的演员。最近的梁朝伟可以说是心得团团转,拍电影、录唱片,出埠去登台,加上一部接一部的电视剧,开始尝到过红的滋味。现在经过公司方面的特别安排,已经将他的工作量尽可能减少,让他有时间休息,一来,是怕他体力方面支持不住;二来,也不想这位如日方中的小生作得太“残”,影响他的演出。

梁朝伟之走红,电视台方面捧他固然是原因之一,主要还是他自己本身有“料”,有走红的条件。就以艺训班毕业考试的那段戏来说,有三四组演员同样演他的那段戏,却以梁朝伟的一段最为突出。举例来说,当女演员认真地告诉男演员自己已经无可奈何嫁人的那一刹那,男演员听了各有不同的演法,有的是一呆,跟着是大哭,有的是愕然之后冲动地上前捉住女的双肩责问,然后大哭,偏偏梁朝伟演法不一样,他居然在事前设计了一些小动作,当女演员在诉说无可奈何之际,他正在划火些点烟,女演员说出了已嫁人这一句话之际,他划火柴的双手突然一抖,显示出他的心情,接着苦笑,这一个演法已经比其他人高明。我最近监制《倚天屠龙记》,中第一次和梁朝伟合作,闲谈间问起他当时为何会想利用这一小动作来表达心情时,他说:“我见其他同学个个都喊苦喊忽的,我如果再喊,那就毫无分别,所以临时改变方式咯……”真乃明智之举,“叻仔!”

那段戏是梁朝伟自己编的,还以为他一定读了很多书,学历一定很好。谁知,他只读完中学,连会考都没有去考,便到他姨妈开的超级市场去当送货员,原因是父母仳离,他和妹妹跟着母亲过活,他需要自己去找生活来帮助补家计,据梁朝伟自己说,他做过很多行业,除了送货员之外,还做过百货公司和电器行的售货员等等,可是都觉得对他不合适,每份工都做不长。不过,英雄莫问出处,反正他终于找到了一份适合他的职业,现在已成为影、视、歌三栖的红星。

问他当时为什么会有兴趣参加艺员训练班,他说当年他跟现在《四三O穿梭机》的一位主持非常熟悉,经常听那位主持向他提起艺训班的事,加上他一直对演戏有兴趣,看见报上招考艺员训练班的广告,就去报名,信口再问他,为什么会跟这位主持熟悉,梁朝伟含笑答道:“我同她家姐行啦。”“拍拖呀?”我追问一句,梁朝伟微笑地点了点头,可惜我没有追问一句,这个“拍拖”是不是他的初恋?他已经把话题扯开:“考艺训班不是那么容易,要过三关!”是呀,所谓过三关,是初试、复试、面试,能达到面试阶段,已经成功一半。第一次的初试比较容易,只是让一些负责人见一见本人,以及选读一段台词而已。由于报名人多,分批接见,每天大概五百多人,总要一星期左右才能见完,梁朝伟报了名之后,接到通知到浸会学院去作初试,梁朝伟说他到了浸会学院之后,见等候初试的人那么多,几乎想临时放弃,回身就走,可是走了一半,想想花了十元报名费,不是太冤枉了?于是再走回去等候接见,也幸亏他舍不得那十元报名费,否则观众今天就看不到梁朝伟那精湛的演技了。

问起他往后有什么打算?是否以演戏作为终身事业?他轻轻摇了摇头说:“我想从商,从商比演戏更有挑战性,不过,要等无多赚些钱,以便作将来从商的本钱。”看来梁朝伟这个愿望一定会很容易达到,不过他在演戏方面的才华如此出色,相信很多观众都不希望他太早脱离娱乐圈。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286

PostPosted: Mon Jan 13, 2014 12:24 a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This interview took place during Tony's brief, yet celebrated singing career back in the 90s. His records were on the top of the billboard charts (Hong Kong).

Ballads 梁朝伟:A Man, His Mind and 3 Meditations
93年12月《号外》
文:陈尘

由她开始想约粱朝伟做访问,到现在真的成事足足有四个月时间。四个月,她咬牙切齿的想,这之间的变化何其大。他想讲的几乎已给写尽,这时才做访问,真叫她有点交不了差的感觉。

她不发觉的是,单就这点着急,便知原来她对这访问是一路抱有期望的,虽然她从来不相信从访问中可以找到任何「真相」--可以知的大家一早便知道。想不到的是粱竟如此坦白,这倒与她想象中有点出入。可能她是为了失去这个挑战性而失望吧,

约的过程也出了点岔子。一拖再拖之下终于跟他联络上,但他要参与形象和美术方面的决定,换句话说。他不会肉随砧板上。美指的意思是,希望塑造他成JAZZ乐手Chet Baker的模样,因为觉得他俩的忧郁和不在意很相似。她老是觉得他那点不经意是经营出来的.倒是音乐和女人这两样跟爵士乐手的美妙联系,他有个十足十。

无论如何,日子定好,地点也选了在兰桂坊的JAZZCLUB。之前她坚决的答应自己不可再问他的童年阴影家庭爱情矛盾自闭。但事实这确实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况且即使她不问.他语言间还是会提起,在有意无意间。

未造访问前她就是没想到这点。

他的戏,他的歌……

「不知何解,我这阵子不想拍戏。」

说时梁楞楞的看着她,带种很难分辨的眼神。刚抵达时他也是这副神情.大概是太疲倦的关系。她不由得想起之前编辑曾警告她「小心.他的眼睛会电人。」她当下子便立刻笑了出来「电?怎么电法?电人也要看对象吧?」

现在看来他也没这个企图。只不过是眼睛大了点。当然.被看的人要是有这个心,又另当别论。

「这跟唱歌和电影观众无关。纯粹是我的问题。」他接下去,拍戏要in入那角色已很辛苦,现在还要兼顾唱歌,压力实在太大。若要他交行货的话便「更加弊」,所以一于停拍至明年三月。她想起他说过唱歌开始令他有成就感这回事。「演戏不是没有,但唱歌来得即时很多。」所以他更喜欢live,因为够刺激,说到得意处,他的眼神也回来了。「拍戏成就感最大的始终是导演,但唱歌是全个人的,自由度和新鲜感相对上大得多。」

是否一件事如全在你自己控制之内,满足感便更大?她要证实这点。谁知他很认真地想了想,说:不。是安全感。

她记得是有这回事的.梁朝伟是出名缺乏安全感--为了那全人皆知的原因。难怪说到拍垃圾戏后那种难受处,他会忽然提高声线「你没法出来面对观众嘛……」像要叫人知道那是非常委屈的。

她不是不知道他那副近乎self-indulgent的工作态度,就是觉得有点可惜。事实上,她便属于(430梭机)开始便自封为梁的知音人的那一群人,看着他好不容易才叫好又叫座,跟着便嚷减产,所以有点浪费的感觉。梁肯定不是第一次听这种说话,但仍非常用心的听完。想了一会才说:「其实这对我来说是好处才是。」有一段长时间他常觉进步不够大,翻来覆去的想,觉得只有《鹿鼎记》、《新扎师兄》及《阿飞正传》三套戏较有印象。越想便越烦,但又做不到无动于衷。

「不知是否好彩。这时碰上可唱歌。这是个颇佳的平衡,我可暂时放低想不通之事,改以音乐来表达自己,可能某日解决的办法会突然冒出来也未定。」他说得轻松,当然,她也并非第一次听这理论,只是她益发感受到有选择对一个人心境的影响是如何的大。

聊到梁唱歌的台风,她想起《喋血街头》的他,清清楚楚地给观众感受到他的演技over了的。她说他与其它人不同之处,便是每每在荧幕上很容易让人察觉他的紧张。跟着更双手比划起来,取笑他唱歌时头部以下都是绷紧的,他也笑:「我本身的Body Language较弱,现在便乘机靠唱歌锻炼一下,希望日子有功可自然。」非常心平气和,一点也没动气的意思。

从他的语气,她觉得他对电影还是抱有期望的。追问下他便说希望可再拍一套全片充满像《阿飞正传》那种感觉的戏。说到拍《阿》片时,他刚好掌握了方法便停止了戏份的问题,「其实是我自己说要停的。」跟着迟疑了数秒,加了一句:「中间有些事发生了,我不可以拍下去。」

但就没有说是何种原因。她记得曾看过一段文章,当中对梁的评语大意为:银幕下的他远比银幕上的更引人入胜,那时便觉得这句话精采万分,但也太没意思,尤其对当事人来说。又有点不明白他为何总是如此无伤大雅的将事情落在别人口中。只是现在发觉原来他是真的不介意,大家知的是他认为可以讲的;其余的,便仍然继续不知道。所以,原来她对访问那套想法也不是不对的。

他的坚持,他的妥协……

她不想跟他讲太多演戏的事,所以话题还是回到唱歌方面。

「我唱歌跟演戏一样,没想过最终要得到些什么的,」他顿了一顿,不觉意之间皱了眉:「可能以前在TVB时试过这种迷惘日子。想破了头也不知演戏为了什么,结果搅到连人也不想见。」她的理解是,梁实在有他做人的一套,也甚少在性格上作出让步。有的也只是看法上有改变,本质上他仍是那个独断独行的梁朝伟。

「所以我只会当唱歌是兴趣,」他非常从容的说,「但我好彩的地方是这兴趣可以俾条件我去维生,」接着又向她解释做回自己是如何的开心,因为不用再做其它人,不会再重蹈那段演戏生活不分的日子云云。「妥协?当然有。像我这种天生大驶、不想明天的人,无钱时便要拍商业片,唱商业歌。即使拍戏时也不可不尊重导演,某程度上便也要妥协。」例子便是那套他认为「演得太多」的《辣手神探》。「这样子戏也不会太好看。什么都放在那里给人看,气氛便差了些。」咦,她促狭的想。这种若有还无的主张岂不是他自己的写照?

不断碰钉的结果,令梁现今的坚持透着某程度上的妥协,而以他这样富思想性,这改变是全在意识之内进行,是非常自觉的。他笑笑口的说以前读书兼理科便正由于够科学,这样也是有根有据的。「不过很多时也无得想点解会出错的,唱歌便帮助我明白此点。」所以就算不唱歌他也会找另一样事去代替,像打波,「起码打的时候没时间给你想。」

访问那天有一班小Fans在等他。他喃喃的说:「…FANS…杀人事件……」逗得大家笑了起来。以他过往自闭的倾向。赶走FANS也在所不计。倒是如今歌迷一大堆,便要「试吓跟喜欢你的人接触,」而且跟歌迷如斯接近也可帮他改掉拘禁的习惯。但你会害怕他们的热情不能持久吗?她想知道他是否「曾经拥有」派的信徒。「这我以前也试过,喜不喜欢我的人也一定会有,」他还是那句:「随他们去。」

他也有一些坚持在她眼中是不可思议的。才说不要被演戏弄得他神经兮兮的,转头又说以前很喜欢「趁过年时节一个人飞去纽约,好叫那些严冬和孤单的感觉搅到自觉很凄凉,但又好舒服。」原因呢?「安定感令我觉得很不安乐。」无奈间还是颇为得意的。她有点啼笑皆非,或者这也是他努力赚钱努力花钱的原因之一。

更成功的是他对唱片的形象和歌曲的坚持。现在那点真我已是他几经让步后的结果。「我的经历告诉我,如果连这小小一步也不踏出,终究便更无法做到想做的事。」她想到的却是他深明自己叫座力的问题,再加上所坚持的对正了大家的口味,在商言商。往后的事情当然易办得多。至于「上(EYE)做马骝戏」他说便是又辛苦但又无法避免之事。她知,因她有看「软硬制造」他客串那篇。

说到他是否幸运,他立即以出道以来有权选择电影来加以肯定做导演可有较全面控制,但却太辛苦。

最佳突破奖

梁朝伟中意唱歌大家由「朦胧夜雨里」已开始知。但喜欢到可以多年后重拾歌咪,落全力去唱,唱到街知巷闻地步,甚至超越了凭演戏而建立的成绩,便是这次最佳突破奖的来由。

诚然,伟仔的实力是毋容置疑的。翻开一看:《新扎师兄》、《鹿鼎记》、《阿飞正传》、《辣手神探》、《风尘三侠》等,绝对是一张掷地有声的演艺成绩表。他的成功之处,在于DO THE RIGHT THING AT THE RIGHT TIME。看准时机推出《一天一点爱恋》,同时在港台两地把《悲情城市》及《阿飞正传》确立的地位再加以肯定。把自己推到令一个高峰。再说他的沧桑浪子形象塑造得非常成功,忧郁多情在本地歌坛中只此一家。

你迷上梁朝伟的,可能是他的演技/眼神/须根/歌声/衣着打扮等,伹毫无疑问,他巳在最短时间内成为第五大天王的最有潜质人选。不过他本人呢,就一于好少理:「人地讲是人地的事。我就从来无当过自己是天王。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In The Mood For Leung



Joined: 13 Jan 2010
Posts: 361
Location: State of Nirvana, USA

PostPosted: Mon Jan 13, 2014 6:49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That was a leung interview.


Thanks Sandy Smile
_________________
There is only one thing in life worse than being talked about and that is not being talked about.
~Oscar Wilde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fran



Joined: 22 Mar 2006
Posts: 2290
Location: Austria

PostPosted: Mon Feb 03, 2014 5:35 a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LUCKY Chinese educated fellows !
Any idea where to get this " leung interview" in English ? Wink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Info



Joined: 27 Jan 2003
Posts: 2080
Location: Hong Kong

PostPosted: Wed Jul 23, 2014 6:08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和梁朝偉的2個七年之約
7/22/2014 11:35:49 AM



因為多倫多國際電影節TIFF,小龜上去google找一些資料。

非常意外地,竟然找到了一篇小龜在7年前,2007年TIFF期間寫下的。

現在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

電影節第二天,下午本來約了梁朝偉和湯唯做訪問,影帝兩點,湯唯四點,每位十分鐘。

本來,即是最後沒有了!

改期明天七點,有【色,戒】兩位演員加上奧斯卡金像導演李安,算是bonus。

但是...沒有了的話,又不會有這「再遇」!

柳暗花明,晚上到Elgin Theatre的紅地氈,得見他們了!



小龜拿出上次跟【花樣年華】影帝影后的合照,請易先生簽名;易先生沒有猶豫,只是笑說:嘩!有七年了!

到訪問區,易先生自動走到小龜前,一個「又是你」的眼神,就開始談起來!

一問十分鐘,易先生終於被工作人員帶走,沒有其他傳媒能在那時那地跟他訪問了。

之後也跟李導演做訪問,然之後大隊要進場,但湯唯還未...

幸好公關見之前易先生跟小龜暢所欲言,一句:「I promise, she'll be back!」 王佳芝最後再次出現!她還用廣東話回答呢!

明天的訪問期依舊,要好好想一想談些甚麼了。

***

嘩,七年前,和七年又七年前,原來都和梁朝偉有個約會。

無間道的陳永仁,三年三年又三年的做臥底;小龜有沒有機會,七年七年又七年,再見梁朝偉?



Source: http://mxiii.ccue.ca/toronto/%E7%8E%A9%E6%A8%82/%E5%92%8C%E6%A2%81%E6%9C%9D%E5%81%89%E7%9A%842%E5%80%8B%E4%B8%83%E5%B9%B4%E4%B9%8B%E7%B4%84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e-mail
Info



Joined: 27 Jan 2003
Posts: 2080
Location: Hong Kong

PostPosted: Thu Jul 31, 2014 6:16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The article briefly mentioned Tony (paragraph in blue) when he first joined TVB.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一)

上世紀八十年代,是香港電視製作的輝煌時代。

1981年,我考入無線電視編劇訓練班。同期共收取四人,包括韋家輝、賈偉男、歐冠英。

韋家輝是電視奇才。但電視困不住他,還是出去電影圈發展。賈偉男和歐冠英現在還在TVB當編審(劇本審閱)。要排能力,可能我要排到第四,能跟另外三位同期,算是我的榮幸。

受訓試用期,我們四人的主管是梁建璋,名稱是 Idea Research Unit。甚麼是 Idea Research Unit ?就是收集和構思一些橋段,組成資料庫,提供給編劇們參考(或說是偷橋)。後來我們四人正式成為編劇,他們三人進入話劇組,我被編入綜藝節目。這個 Idea Research Unit 到底有甚麼成效,我也不甚清楚,因為記憶之中,我們這一組人 (unit)並沒有 research (蒐集)了甚麼 idea (構思)。

在幾個階段,我們受不同的資深編劇帶領學習;在其中一位資深編劇帶領期間,一次要我們各自構思橋段,當韋家輝說完他的橋段後,那位資深編劇沉思了一陣子,毫不留情地說:『一pat屎!』。顯然,他沒有認識韋家輝才華的慧眼。梁建璋就有,後來韋家輝得到發揮的機會。

正式當了編劇,跟隨一位編審做綜藝節目。當時我的職位跟現在的綜藝節目編劇不同。現在的綜藝節目編劇叫做資料撰稿員(research-writer),在節目完結的字幕上稱為資料撰稿;我當時是正式編劇,名片印編劇/writer,出字幕也是這樣稱謂。而做綜藝節目也不是沒有機會寫戲劇。

第一個寫的一集戲劇,也是唯一一個,是梁朝偉演主線的(不是主角,只是其中一集的主線)。

當年無線第十一期藝員訓練班畢業,要製作一輯節目讓他們有機會實習,也讓觀眾認識這些明日之星。每期訓練班都有的,第八期(劉德華那期)製作《第八度空間》,是綜藝節目。第十一期製作《活力十一》,是單元劇性質。

我負責寫第四集,到播出時變成第一集。

事緣,製作了四集,公司新委任副製作總監,新官上任三把火,看過後說頭三集劇本不知所謂,要重寫重拍。第一、二集還是編審親自執筆的,看第四集卻說可以,那集就是我當編劇,故事也是我構思出來。

是我寫得比頭三集好嗎?大概不是!我寫的第四集得以播出,估計原因是頭三集作廢,要趕及播出時間,已經沒有選擇,只好讓第四集先播。但梁朝偉演得實在好,初出道就完全融入角色,一些內心戲能顯現出他的天份。後來李添勝(巾幗梟雄監製)評論過幾位無線出道的演員,包括周潤發、劉德華、梁朝偉,他說梁朝偉的演技深不可測。
演完《活力十一》,梁朝偉被編入兒童節目《430穿梭機》,之後獲派與師兄湯鎮業、黃日華合演《香城浪子》,更被公司力捧成無線五虎將之一。值得一提,韋家輝是《香城浪子》故事主腦。而《活力十一》被調配給曾勵珍監製,由話劇組負責編寫。


Source: http://horatiokytsoi.wordpress.com/%E6%88%91%E5%9C%A8%E9%9B%BB%E8%A6%96%E5%8F%B0%E7%9A%84%E6%97%A5%E5%AD%90%EF%BC%88%E4%B8%80%EF%BC%89/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e-mail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www.tonyleung.info Forum Index -> Tony Leung Articles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
Page 1 of 1

 
Jump to: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vote in polls in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