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LEUNG.INFO
THIS IS AN ARCHIVAL DISCUSSION BOARD (2003-2012)
 
THIS IS AN ARCHIVAL DISCUSSION BOARD (2003-2012)
CLICK HERE TO GO TO THE NEW BOARD
CLICK HERE TO GO TO THE NEW BOARD

Article: Man who Bathes with Petals

 
   www.tonyleung.info Forum Index -> Tony Leung Articles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Author Message
JJ
Guest





PostPosted: Mon Feb 23, 2004 8:49 pm    Post subject: Article: Man who Bathes with Petals

与花瓣共浴的男人/林燕妮

与花瓣共浴,看白云出神,这种闲情和散淡,这份诗意和浪漫,似乎只适合伟仔一个。

在吴宇森光影情怀三十年宴会中碰见梁朝伟,那夜的灯光很奇怪,把他的眼珠子照成浅灰琉璃,一双眼睛仿佛不是长在脸上,而是从心里长出来似的,人没做声,但象有话,便跟他说我想写你,他说好啊,结果约好聊天那一天,正好是超级台风维托克袭港那一天。

我一向喜欢台风,中午八号台风讯号高悬时伟仔打电话来:怎样?我说:风雨不改,下午四时准港岛香格里拉酒店咖啡室见。

电台报道九号风球稍晚会悬起,但伟仔仍比我早到了几分钟,正坐在咖啡室偏僻的一角抽着烟。

台风到前滑水特别好,特别宁静。伟仔说。原来他喜欢滑水,双板单板的在浪头上落。

伟仔不爱应酬,吴宇森的宴会上他乘着灯光转暗时溜掉了。基本上我是个很无知的人,外边发生什么我都不理。要是有什么我想知道的我自然会去查探。伟仔平日不大出外,喜欢窝在家里看书、打乒乓球和下棋,极少出外看电影。

小时整天跟爸爸下棋,这是我从小便爱玩的东西。

提及父亲,他说小学时爸爸离开了家庭令到他在学校很自卑,很是惊慌在班中轮到他讲我的家庭,那令他自闭,养成了不喜欢自己的心态。

追风逐浪 领悟人生

后来我忽然找到一样不用做自己的东西,那便是演戏,一进入了无线电视训练班我便知道我钟爱做戏。然后他自嘲:其实一样是自己,流下的泪也是我自己的泪。爸爸跑掉的时候我还很小,他跑掉过好多次了,每次消失几个月,有时一年,简直无可估计,随时消失,那令我很愤怒,至少走他应该讲,即使是谎言都要讲,要负责任的。回忆小时候他有微微的激动;爸爸走后,我对自己说我以后不会对人哭泣,家里只剩下我一个男人了,我不能倒下来。十几岁时我觉得我已经做爸爸应做的事,家里只有两个女人,妈妈和妹妹。妈妈很辛苦地出去工作,我得拖着妹妹的手接她坐巴士放学。我跟妹妹很少交谈,也许其实三个人都很独立,都在互相关心着,那是我小时没领悟到的。在无线当了演员后,伟仔见过爸爸一次,喝杯茶,十分陌生,比陌路人更陌生,之后便没有再见了。

梁朝伟自从出道以来一直没有过事业低潮,问他怕有低潮吗?他说:有如滑水,浪好象很高,但总想:滑了上去再算,待上到浪头的,又觉得其实没什么,人生没低便没有高,失败我当是学习。朋友失意,他便叫他们试试这个想法。

要是不让我失败,下回我可能犯同样错误,一定要紧记着。要是我曾经做得好过,下回这优点自然还会存在。不过,伟仔说:不要整天记住自己的优点,不然会渐渐自大和骄傲。

梁朝伟的样子常常很认真似的,他却笑说自小至大都懒懒闲闲:人生太短了,我不是很进取的啊,看书看海看云又是一天,人家认为我神经病,但是,云多好看啊,水多好看啊。叫我一年拍八部戏我一定不肯,准备得不好必定做得不好。我又不喜欢赌,一千三百万跟三干一百万相差多少啊?数目字而已。

喜欢享受自己的不开心

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拍《春光乍泄》的时候,整整住了三个月酒店,伟仔是最怕住酒店住上三个月以上的那类人,特别是月头那一个半月因为罢工问题,他们无事可做,于是他便买了很多个花瓶放在酒店房间里,插满了花,还剥了花瓣撒在浴缸中,与花瓣共浴,看上去好象很无聊,但是水里花香,很享受。令到自己好开心好舒服,让朋友也好开心好舒服多有意思。

这个与花瓣共浴的男子,常常提及享受这两个字,那不是物质享受,而是感性上的享受,他享受演戏的过程,他享受着白云,从前每下雨便觉得自己不开心,但那时十分享受自己的不开心。伟仔有艺术家的浪漫。

伟仔说演戏是他的享受,他说不要求做什么杰出演员,他享受拍摄的过程,虽然如此,他实在是个杰出的演员。聊及演戏,他有他的一套:职业演员每个都有固定模式的,连身体语言也是。有些演员常沿着模式演戏,并非他们有意如是,而是潜意识地再用了那一套自已都察不觉。

怎么才能不做自己的倒模?伟仔主张洗带法把过去演戏模式完全洗掉,洗的秘密是:不要想那么多。今天的梁朝伟跟明天的梁朝伟已经不同了,价值观、人生观会改变,例如我长大后没有以前的孤独,也会有朋友来打乒乓球、下棋一样。但那依然是我来的啊,好的演员应该常常不同的,这世界都常常不同的了。

他不喜欢导演要他演倒模式的戏:我不会让你知道我下一回是怎样的。演戏是因为我喜欢,我自私,我不理会观众的。我深信我若用心演戏一定能感动观众。其实观众不会规限你的,是你自己规限自己。正如李小龙谈水,你把水倒进不同形状的器皿里它便有不同的形状,要是你老是把自己倒进同一形状的杯子里面,那便等于整天自限。

他觉得排戏很好玩。上训练班时,老师的第一句话便是:演戏最要紧是放松。有如打乒乓球一样,手要放松,要出击时才用力,每次击完都要回到原来位置。者句话其实糅合了所有演员的毕生经验。

不怕NG 也愿意NG

他并不着重看剧本,瞧瞧便够了,他又主张不要记对白,那样会先给自己个框框。你了解那角色便自然说得出对白,拿得住重心。有些人讲不出对白,因为太紧张。他们都没明白整出戏,那怎么做?!记得冯宝宝说过,单有演技不等于懂得演戏,好的演员都能够明白整部戏,而不单自己那部分。

伟仔懂得戏,放松不等于不认真,他完全不介意NG。要是对手怕NG,那我梁朝伟NG给他看好了。拍戏多么好玩,生命是没有NG的,演戏有啊。

他的NG哲学蛮有道理:别当方才那个很好,应觉得下一个会更好。有些演员NG得多了便做的油了,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是在感受,而是在回忆方才的感觉,那当然不会好。要是导演要我做得十足十方才那样,我会说不行,我不是倒模人,做月饼呀?

放松、别去想是伟仔应付演戏之道。今天做不到,别再想,明天再拍过。演员其实是在玩自己的情绪,心情不好时便玩不到位,那么紧张也无补于事。

说起《春光乍泄》参加康城影展,伟仔以一票之差当不成最佳男主角有什么感觉?好悲哀凄惨的,本来以为对手并不强,希望很大,那当然失望大了。不过只是凄惨了一、两天便没事了。我也到过康城影展,老觉得港片在那边地位全无似的,伟仔也觉得输了气势。我想我的对答也有问题,影评人问我王家卫到底想那角色表现什么?我答我只靠猜测而已。人家问我这片子跟中国的内地、香港、台湾有什么关系?我又说不知道啊,你们问王家卫好了。这样答问都失分了。

我到奇怪伟仔竟然领悟到这一点,外国影星,你问他什么他都答得头头是道,管他真懂还是假懂,总之理论滔滔,高深非常似的,港星也要学习一下对外应对之道,伟仔的领悟性相当尖锐。

人皆说伟仔重情,他也不讳言谈论知已,他重视知已:最近我对情这个字扩大多了,爱情对我十分重要,亲情友情亦重要。

伟仔跟刘嘉玲拍拖八年了,那么长的时间,双宿双栖的,怎么还能相处愉快?人与人相处一向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唯有互相迁就。他看得很透彻:吵嘴时多半我忍她,爱情最重要一个忍字。两人风头火势在吵架的当儿,最好不要尝试解决一个问题,不然只会小 事化大。有时他会向嘉玲提议不如每人服一粒安眠药,大睡一觉后再算。

爱人是假的 感情是真的

伟仔很爱嘉玲,我都没听过男朋友会因为女友撞断了手,又不是重伤而会一连三天三夜侍侯左右不眠不休担心不已的。小时侯他有只狗,好得让他拉着尾巴走,但小狗死了他很伤心,所以他说:从来没想过要子女。我已经要照顾这么多人了,妈妈、妹妹、嘉玲,我不能再照顾更多了。嘉玲有一点点事我已经那么担心,小狗死了我又那么伤心,子女有事我怎么办?

嘉玲好搓麻将,伟仔不搓,便看书下棋饮酒。伟仔酒量奇佳,他说那是爸爸遗传给他的。

母亲倒有一个时期担心他会自杀,伟仔拍完《鹿鼎记》后.一直出不了角色,迷失了自己,在拍《新扎师兄》拍了两集时哭了起来,每三个月撞一次车。其实我很怕死,不是想自杀,而是我很小就演戏,体内一直有很多的人,我再也找不到自己。有一天从外景车下来,突地觉得让四块棺材板围住,有死的感觉,那时我说我不要再拍戏了。

但是《新扎师兄》是无线最受欢迎的剧集之一,大众都喜爱剧中的伟仔。其实那儿年我都很混乱,乱做啦,都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直到《春光乍泄》才出得了角色。想想,找到自已又怎样?多笨,其实不用找自已的,戏中人个个都是我。

周润发叫伟仔拍完戏便别再跟圈子内的人联络,伟仔觉得有道理:要是老跟同组人联络,那才糟糕。戏中的家庭是假的,爱人是假的,但我的感情足真的啊,所以戏拍完了便算,别再去想。

说起《春光乍泄》,我惊异伟仔对同性恋这回事的震惊。小时侯他对同志反感,因他被男人跟过,感觉很别扭。拍完《春光乍泄》倒没什么了。他拍过四套王家卫的戏,他了解王家卫想要什么。王家卫喜欢一个场面拍二、三十次,他认为人的日常生活是没有预先设计的,所以他希望拍到演员没有设计,真情自露的地步。伟仔认为《春光乍泄》给他很大的启示,演同志?还有床上戏?很难,但难又怎样?若然要做,那便什么都不想便去做,做不好再算。

他会服从导演,到底导演是一片的统帅,演员不可做叛将,这样拍不成的,他最喜欢导演给他个开头和结尾的方向,中间让他自由发挥。拍戏有如整组人共同作战,意见纷纭便难以成戏了。当他想到他想怎么做时,他会跟导演商量。

聊及方法演技,伟仔说有需要的,当演员没有情绪时,便需要用技巧去把感情带出来,用身体语言去帮助表现。但当自己有激情时,便自然什么都表现得到位。拍脸部特写而没情绪时,可试试用手用力捏住一件东西,那么脸部自会有跟没捏着东西时的不同表情。方法演技和天然激情两者都需要。

问他有没有特别想演的角色,他说没有。

要是有,我一定自己拍。不过我并不特别渴望做导演,我在人生中已经做了导演了。

梁朝伟在一包烟和三杯双重威士忌梳打后,穿着他的深蓝色衬衫走进台风中了,那天他的眼珠子并不象琉璃,只象两颗大大黑黑的龙眼核了,在转动很少间表现了他的所有思绪。
与花瓣共浴,看白云出神,又似乎只适合伟仔一个。
Back to top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www.tonyleung.info Forum Index -> Tony Leung Articles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
Page 1 of 1

 
Jump to: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vote in polls in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